©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aturday, December 14, 2013

雖然之愛/ 柯志明教授

雖然之愛

柯志明

20131214

  
    1.近來的同性婚姻爭議中,贊成者常批評基督徒對待同性戀者的一種態度,即「不認同同性戀行為,但愛同性戀者」,或者反過來,「愛同性戀者,但不認同同性戀行為」。出名的公共意見人物特地為文批判,但最令人震驚的是,竟然有教會報社記者也激動地想罵這種態度「法克」(fuck),說這是「假道學」,其低級之程度令人不敢置信。如果連自稱基督徒的人都不能接受這種態度,連教會報社都接納或支持這種低級記者,那麼非基督徒與同性戀主義者會對此感到「作嘔」也就可以理解了。
    但,基督徒的這種態度難以理解嗎?不難理解,因為這是一種常見的道德態度。例如,我們會說,「雖然你錯了,但我不會怪你」,「雖然你傷害我,但我不會與你計較」,「雖然他作惡多端,但我們還是要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雖然他是罪犯,但我們還是應尊重他的基本人權」等等。如果這些是我們常有的道德態度,那為什麼基督徒說「雖然我們不認同同性戀行為,但我們仍愛同性戀者」就令人「作嘔」並想罵「幹」(「法克」的字義)呢?我相信對此態度反感者不是因為這種態度本身,而是因為他們不滿同性戀在道德上被基督徒否定。
    其實,基督徒的這種「雖然」的態度看似平常,但卻極珍貴,不但值得人們珍惜,更值得效法。社會雖不乏這種態度,但徹底實踐這種態度的人很少,以致於許許多多不幸者或不如人者難以在社會中抬得起頭來,重新作人,有機會自我實現。因此,或許基督徒表現這種態度的方式有諸多不完美,但這種態度原則上應受鼓勵與讚賞而不是嘲諷或批評。


    2.通常,人多以特定條件或原因愛人,如美麗、有錢、有勢、有學問、有才華、有美德等等。這種愛是出於被愛者具有能滿足愛者的某些特質,當然,一旦這些特質消失,這種愛也就可能隨風而去。我們可以稱此為「因為之愛」,也就是「因為如何如何,所以我愛」的愛。這愛是有條件的,也就是被愛者具有滿足愛者的某些特質;一旦沒有這些特質,這種愛就不會出現。因此,這與其說是愛,不如說是慾,即渴望從被愛者得到滿足的慾望。
    這種慾望充滿在我們的生活中,也支撐或連結著我們的人際關係。它會偽裝成愛,也常被誤以為是愛,以致於人們常因這種其實是慾望的「愛」相互傷害,也彼此欺騙。記得我國小時音樂課本裡有一首歌,「我愛你,因為你美麗;我愛你,因為你清潔⋯⋯」,這可愛的旋律所頌揚的其實不是真正的愛,而是慾望。這首歌在暗示,當一個孩子不美麗、不清潔時,「我就不會愛你了」。
    戀愛更是明顯的例子,兩個人會陷入戀愛,多不是因為相戀者願意付出、彼此相愛,而是因為戀人具有吸引他或她的特質,並因而能在相戀中得到自己慾望的滿足。正因如此,當戀愛者感到戀人不再吸引他或她時,其愛情也就自然走向終點。
    現代人也以這種慾望之愛來締結他們的婚約,以致於婚姻也建立在滿足個人慾望的基礎上。一樣,一旦慾望不得滿足,婚約的拆解也就是唯一的結局了。再美麗的婚約誓言都沒用,再華麗盛大的婚禮也都沒意義,個人慾望將輕易且快速地摧毀這一切,使之成為婚姻的最佳嘲諷,正如許多舉世矚目的「皇家婚禮」一樣。
 
    3.然而,人也會超越被愛者的不好特質而愛他,即不在乎其無能、平傭、醜惡、貧困、卑下甚至罪惡而仍愛他。這就是「雖然如何如何,但我仍然愛」的「雖然之愛」,也可稱為無條件的愛。
    我們最能在父母對兒女的關係中看到這種愛。兒女尚小,甚至還在腹中時,父母就愛著他們,不計較他們的軟弱、無能、無知或犯錯而長年愛著他們,養育他們,使他們成長,期望他們能成為有價值的人。沒有一個父母知道他們的孩子將來會如何,包括是否會回報他們,但都無私地愛著孩子(非如此者不足為人父母)。我們甚至也看到,孩子長大後成了重罪犯,父母雖無奈,但仍愛著他們。在此,我們看到的不是父母的無知愚蠢,而是看到他們對兒女懷有的無條件之愛,也就是雖然之愛。
    當然,許多人也表現著這種愛,使得不少跌倒、失敗、卑微、低賤、困苦、受傷的人能重新站起來,還有機會在世為人並尋求幸福與生命的意義。我在臺灣晨㬢會這個戒毒機構就看到這種雖然之愛的具體展現,劉民和牧師以及他多年所帶領的一群基督徒默默又辛苦地在臺灣以及世界各地幫助無數的人戒毒。這些人都已走到了生命的盡頭,成了不可自拔的毒癮囚犯,活在黑暗的世界中。若無人救助,一生必因而毀滅。但這些人難以幫助,幫他們戒毒必定要付上極大代價,而且未必成功。若無強大的雖然之愛,根本幫助不了這些被毒綑綁的人。但晨㬢會正做著這樣的工作。這不是雖然之愛的明證嗎?
 
    4.確實,雖然之愛是崇高、聖潔、理智的愛,也是無可比擬的愛。崇高,因為它超越充滿私慾的現實人性,將愛給不可愛者,甚至仇敵,是人難以完美實現的愛;聖潔,因為它雖愛人,但卻不認同被愛者的敗壞與罪惡,以致於它堅持愛人,但絶不接受所愛之人的敗壞與罪惡;理智,因為愛者冷靜地區別被愛者與他的行為,並認清他所愛的是人,而不是被愛者那些滿是錯謬的行為。因此,人格若不崇高、聖潔與理智,實現不了這種愛,至少無法完美地實現。
    偉大的宗教信仰展現的就是這種崇高、聖潔、理智的雖然之愛。如果人們對這種雖然之愛感到不屑,那麼他必定要對展現這種愛的宗教信仰感到不齒。因此,拒斥基督徒的這種雖然之愛,就是拒斥整個基督信仰,因為基督信仰就是一個持守「雖然之愛」的信仰:雖然人充滿罪惡,但上帝還是愛人;雖然人本該死,但上帝願意給人永生;雖然人與上帝為敵,但上帝仍將自己的獨生子賜給人,願與人和好;雖然人如此卑劣可惡、忘恩負義,但上帝還是將日頭、雨水、空氣以及這顆宇宙中至為珍貴的地球賜給人。這就是基督信仰所宣揚的教義。
    其實,臺灣基督徒雖是少數,但臺灣人應對基督徒的這種「雖然」精神不陌生。請看,四百年來有多少歐美的基督徒、宣教士、神父、修女、牧師離開自己美麗又文明的故鄉來到臺灣,將生命獻給臺灣人,一生愛著臺灣,幫助連臺灣人自己都不想幫助的人,有老人、小孩、病人、智障者、中輟生、孤兒、窮人、勞工等等。他們真心愛臺灣,且多人老死於此。除非臺灣人認識基督信仰的雖然之愛,否則無法理解這些西方基督徒的行徑。
 
    5.偉大的信仰一向都願意給人機會,也都不在乎人之醜惡、卑賤而願意向他們講解生命真理,並幫助他們得到救贖。但在展現這種雖然之愛的同時,偉大的信仰必定誠實地指出人的錯誤與罪惡。偉大的信仰是誠實的,它不賄賂人,不討好人,不怕人痛恨,也不怕人威脅,而敢於向人講真話,尤其講觸怒人心的話。
    正如齊克果(S. A. Kierkegaard)所言,基督信仰是最觸怒人心的信仰。但她可恥嗎?不,一點都不可恥。如果連如此崇高、聖潔、理智的信仰都要遭人否定,那麼就沒有什麼不能否定的事物了。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認為一個社會如何對待基督信仰反映著該社會有什麼體質。根據歷史的教訓,我要說,凡惡意攻擊、打壓、迫害、毀滅基督信仰的社會必然是一個與真理為敵的社會,也必然是與崇高之愛為敵的社會,當然,最終也必然是與人自己為敵的社會(因為基督信仰是一個愛世人的信仰,不管她過去做過多少違反自身教義的惡行)。臺灣這個豐滿領受基督信仰恩典的社會是否會惡意地敵對她的施恩者,這有待歷史的證明。我希望不會。
 
    6.會對雖然之愛不以為然,可能因為對要表現這種愛的人不以為然,但也可能因為不願意承認自己的敗壞與罪惡。沒錯,要對同性戀者表現雖然之愛的基督徒很可能是虛假的、自大的、卑劣的,言行不一,心口不一。若如此,這種基督徒確實當受批判,並且是嚴厲的批判。但是,一個基督徒不能真正到做雖然之愛,並不會改變雖然之愛的崇高價值。一樣,一個人或許不屑甚或厭惡基督徒對他施以雖然之愛,但這也改變不了持此愛者的價值。愛本來就未必會被接納,但愛從來不會因被拒絶或否定而失去價值。
    當然,反過來說,人若要踐行雖然之愛本當有所自覺,他必因此而付上極大的代價,須為之受苦,甚至為之捨命。因此,一個對人施以雖然之愛的基督徒必須忍受人們的抗拒與否定,這是正常的,也是理所當然的。基督徒應牢牢記住耶穌基督的話:「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16:24),這話豈不預示基督徒必然受苦嗎?既然如此,基督徒就不應在乎自己是否被頌揚,而應在乎這崇高的雖然之愛是否被領會、踐行與頌揚。
    基督徒必須知道,他與所有人一樣都是罪人,不比其他人高貴、聖潔,並且他必須時時記住當他以雖然之愛愛著他人時,他自己先就是雖然之愛的領受者;他若不先領受來自基督的雖然之愛,他就不能以雖然之愛愛著他人。對基督信仰而言,「愛是從上帝來的」(約一4:7),因為「上帝就是愛」(約一4:8,16)。因此,基督徒毫無資格驕傲,也不應自以為比別人更高一等;他能愛人,是因為上帝先愛他。不,正好相反,每個基督徒都應像保羅一樣自視為罪不可恕的「罪魁」,需要上帝格外的憐憫與赦免。
 
    7.最後,我必須說,沒有人不需要雖然之愛,基督徒如此,臺灣人也是如此,因為所有人都是可悲的罪人,也都是無法逃離痛苦與死亡的悲慘靈魂。為什麼在這個充滿罪惡、痛苦與死亡的世界,我們竟還如此不屑雖然之愛?這沒什麼道理。
    相反地,我們應鼓勵並讚揚人們踐行雖然之愛,而不應因人踐行得不完美而否定如此珍貴而崇高的愛。我們已經說了,基督徒是罪人,基督徒不是基督,因而不能免於錯誤與罪惡,領受過基督徒恩典的臺灣人實在不應因基督徒的不完美而否定崇高而偉大的基督信仰。對我而言,臺灣需要基督信仰,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也如此。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