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8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為何因死哀慟?/柯志明教授

為何因死哀慟?

柯志明
20141218 大肚山研經室


    1.應該沒有人不會為親朋好友同學的死感到難過。情感愈親密,愈難過。如果是自殺,則更加令人哀慟,難以接受。
    人都愛生命,不愛死亡。這是人性。
    愛死亡的人不會活著,因為他一定會盡其所能結束自己的生命,而這並非難事。即便他生到這世上,也應該很快就會讓自己死去,因為他愛死亡。他的死去恐怕就像嬰兒哭泣、呼吸、吸奶一樣自然而快速。但這是異常的人,正常人都愛生命且努力保存生命。
    若然,為什麼又會有人自殺呢?
    這實在是難解的問題,就算自殺者留有遺書,交待他為何要結束自己的生命,看遺書的人也難以明白他為何非自殺不可。為什麼不活著呢?有什麼問題不能解決的嗎?活著才能解決問題啊!就算難以解決或不能解決,努力解決就是一種可貴的價值啊,何況生命還有許許多多值得追求的可貴價值,不是嗎?
    結束了生命,也就隨而結束了生命的一切可能性,當然也結束了生命的意義。其實,即便留有遺書,這遺書對死者也是無意義的。真的,你的遺書對你沒有意義,因為你死了,你無從知道活著的人是否看了你的遺書;就算看了,也不能回應你;即便回應,你也不知道,因為你死了。但不只對你,對所有會死的人都沒有意義,你的遺言終將消失在無垠的虛無中。
   年輕的Albert Camus說自殺是最嚴肅的哲學問題。這話有些誇張,但並不離譜,至少表明生死的嚴肅。不過,如果生命如同Camus所以為的那樣「荒謬」(l'absurde),那麼自殺也就不難理解,甚至是最可理解的了。如果只有死亡能結束荒謬的人生,自殺豈不是最正確的存在抉擇嗎?任何決心結束荒謬的人都應斷然結束生命!如果明知生命是荒謬的而卻又不選擇結束生命,這恐怕才是荒謬中的荒謬。就此而言,自殺的人似乎是最清醒的,至少他願意盡早離棄「荒謬」。

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因著信:但我無法信/ 柯志明教授

因著信
但我無法信


柯志明
20141121 大肚山研經室



    1.我一直清楚且愈來愈清楚地認定,若不相信耶穌基督,不相信聖經的上帝,則我的生命將毫無意義可言。我無法想像我不是一個基督徒,無法想像不是基督徒的我的生命會是什麼又有什麼意義,也無法想像沒有聖經的上帝的世界會是什麼又有什麼意義,總之,我不能沒有耶穌基督,不能沒有父上帝,不能沒有沒有上帝的世界,不能沒有聖經中的真理。我確實如此相信。
    但其實我的信心倍受打擊,以致於常懷憂懼,時時擔心害怕。因久處困厄之故,愈來愈自覺是個小信者。我無法欺騙主,祂知道我經常失了對祂的信心。我知道我必須信,這是主的命令,而且至今似乎仍信,但信對我而言卻是艱難的,甚至是不可能的。然而,如果我還要成為一個基督徒,那麼我就必須去做我不可能做到的事,就是信。
    最近與一位弟兄談到自己的生活近況,分享到最後我告訴他,我現在只能相信,唯獨相信耶穌基督與父上帝,當然常常連相信的力量都幾乎沒有。出乎我意料,這位弟兄不認同我的「只能相信」,他不以為然地回應我說,我不應當這樣,這樣是不對的。這個回應讓我感到驚訝,因為他熟稔正統教義與神學,怎麼會認為我「只能相信」上帝不對?難道單單相信上帝不對嗎?難道唯獨信心不對嗎?難道除了相信之外,還有什麼方法可讓我不離棄上帝而仍能與祂同行嗎?
    我想,也許他不是要否定「唯獨信心」,而是要否定我不必如此自憐,因為他常常與我分享上帝的信實可靠,因此,我沒有與他爭辯唯獨信心的教理。不過,他的回應還是讓我驚訝,因為我認為一個認識「因信稱義」之福音真理並以之而活的基督徒不應對像我這樣只能因信而活的基督徒有這麼直接的負面反應,除非他對「因信稱義」或「唯獨信心」與我的理解不同,又或者除非我的唯獨相信輕浮隨便──但我的唯獨相信是一雙伸向上帝乞討救恩的軟弱無力的手。

2014年10月5日 星期日

刑罰與教化/ 柯志明教授

刑罰與教化

柯志明
20141005 大肚山研經室


        1.101日《自由時報》報導,新北市地方法院於930日開了有關鄭捷殺人案的第二次準備庭,鄭捷的律師抗議前次臺大醫院醫師對鄭捷的精神鑑定無效,要求再次鑑定鄭捷有無教化的可能。經過三小時辯論後,「最後,合議庭裁定下次審理庭前,由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系教授沈勝昂,替鄭捷鑑定有無教化可能。」這個裁定讓檢方難以接受,受害者家屬更是憤恨不平。他們認為法官似乎一直在為鄭捷找免被判死刑的理由。
        沈勝昂教授也曾受託為發生於去年二月間的八里雙屍命案凶手謝依涵作心理鑑定,今年79日沈教授在高院作證時指出,謝依涵非病態人格,而是極度自戀、心理偏差,可透過深度治療導正其行為。這個鑑定也同樣遭受檢方與被害家屬的強烈質疑與批評。
        我們無從知道法院裁定對兩位殺人犯作心理鑑定的動機,也無意質疑或否定沈教授的專業,但這樣的裁定與鑑定卻需要也值得我們批評反省。我們真地能鑑定一個罪犯受教化與將來行為的可能性?這種鑑定的根據與標準是什麼?再者,究竟法官量刑的根據是什麼?刑罰與罪犯之心理及教化可能性有何關係?最後,司法審判的基礎與目的是什麼?

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

福音是最重要的:代序/ 柯志明教授

福音是最重要的
代序

柯志明
20140729大肚山研經室


        福音就是上帝的道,它在基督徒生命中是首要的,在一切教會事工中也是首要的。沒有上帝的道,我們的生命與所做所為就與上帝無關,與耶穌基督無關,與聖靈無關,因而也就沒有任何意義,外表再如何偉大亮麗,都無意義。在這罪惡的世界,福音是最重要的,它是上帝拯救的大能。
        福音既然是上帝的大能,能救一切相信的,使人因信耶穌基督與上帝和好,被上帝稱為義,重生,脫離黑暗的權勢,進入愛子的國度,以上帝為樂,並同享上帝的榮耀,那麼福音當然能讓一個被毒所綑綁的人脫離毒癮,重新做人,並榮耀上帝。
        在現實上,我相信還有其他方法可以幫人戒毒,但是所有「非福音的」戒毒本質上都不同於福音戒毒,且不能與之匹配。福音戒毒是讓一個吸毒者因信耶穌基督,悔改重生,而自然地脫離毒品的綑綁,在基督裡過新生活。一個在耶穌基督裡重生得救的人自然而然就脫離了罪惡的權勢、不再犯罪,因為什麼樹結什麼果子,被聖靈重生的好樹當然結好果子,不可能結壞果子。不只因信得生的吸毒者如此,所有的罪人都如此,以致於所有的基督徒都自然不再像從前不信時暗昧無知一樣過罪惡的生活。

2014年8月9日 星期六

政治沒有創造性: 宗教是文化、社會、國家的靈魂/ 柯志明教授

政治沒有創造性
宗教是文化、社會、國家的靈魂


柯志明
20140808 大肚山研經室



以耶和華為上帝的,那國是有福的!(詩33:12)



    1.政治、經濟是現代世界的兩大主導力量,也是眾所矚目與爭奪的焦點。這兩種力量雖原則上不同,但現實上則經常合一。政治尤具主導性,商人總要看統治者的臉色,也經常要給統治者好處,買通關係,排除利益障礙。不難理解,所有貪愛世界的人都貪愛政治權力,或直接或間接,都想要與政治權力沾上邊,最好進入權力核心,直接掌權,因為這樣一來似乎就可為所欲為。
    確實,人幾乎不可能脫離政治,現代人因著科技操控的發達更加不可能。無論人如何遠離政治,都將難以脫離政治權力的管束。但也正因為政治權力如此之大,以致於任何追求自由的人都視對抗政治權力為最重要手段。不過,對抗政治權力就是一種政治權力,反抗政治權力也是一種政治權力形式。

    2.當然不是所有事情都與政治直接相關,不是所有權力都是政治權力(political power),也不是所有權力都是邪惡、負面的。事實是,許多權力是好的而且是必要的。但對現代人而言,個人至上,因而凡對個人有一點限制或壓抑的都一概被視為打壓自我的權力。相對於現代人的個人自由與權利,權力總被視為是負面的,而且最後都把權利滙集於政治。因此,權力不但必須限制,甚至要被徹底破除、解構,因為它打壓我的自由與權利,著名的美國無政府主義社會生態學家Murray Bookchin就這麼主張。

    法國尼采主義者Michel Foucault說,如同英國十八世紀末建造的panopticon(全觀)監獄設計一樣,權力無所不在,人們無所知覺;連知識都無法脫離權力,其實知識就是權力的一種表現形式,沒有純粹知識這回事,所謂的「真理」也不過就是自我宣稱其權威的知識。對英國哲學家Francis Bacon來說,知識帶來人可以駕馭自然的力量,所以他說「知識就是權力(力量)」(Knowledge is power),但對這位不相信有客觀知識與真理的巴黎反權力主義者來說,正好相反,「權力就是知識」,有權力才有「知識」,權力是「知識」之所以可能的條件(當然是社會條件)。
    總之,對這些反權力主義者而言,人類的各種文化表現都是權力介入的結果,因此,要徹底自由就要徹底反抗權力,使宗教、道德、科學、思想、傳統、風俗、文化等等得以成立的背後權力都要徹底反抗。
    現實看來,統治著國家社會的政治權力確實是權力中的權力,它是其他權力得以伸展的社會條件。因此,要徹底解構權力就是要徹底解構政治,若不能徹底解構,至少也要不斷對抗、反抗。反抗政治權力似乎是人們獲得真正自由的關鍵。

2014年6月25日 星期三

Operation Dawn 晨曦之光-2014年175期


Download 2014年175期

主題報導:
2014
625日,晨曦會舉辦「毒品的『毒』走向」論壇會議,與會者近百人,大家都很踴躍發表此議題,言談中能觸摸到大家對這塊士地的熱情。會議結束時,唐崇榮牧師做了總結分享,高舉神的榮耀。


牧者言
「毒品的『毒』走向」論壇會議 / 晨曦會總幹事◎劉民和牧師

主題企劃
「毒品的『毒』走向」論壇會議回應 / ◎企劃部
人不可以再驕傲 / 華人佈道家◎唐崇榮牧師口述

晨曦出版
福音是最重要的 / 靜宜大學、台灣大學、中華福音神學院 ◎柯志明教授
笑裏看崎嶇-蒙恩的泰國前國會上議員、總理法律顧問劉純義的俠義人生文字作者◎李文茹

晨曦瑣語
愛的機會 / ◎莫少珍

感恩與代禱
《封面故事:六月26日是聯合國國際反毒日,晨曦會是台灣戒毒機構的一員,在六月25日邀請各界反毒人士,對「毒品的『毒』走向有很多討論與認讓。》

2014年6月3日 星期二

審判使生命有意義/ 柯志明教授

審判使生命有意義

柯志明
20140603 大肚山研經室


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9:27


    1.臺灣是個罪惡的島國,充滿假神、偶像、迷信、欺騙、偷盗、搶奪、貪婪、淫亂、姦淫、無情、忘恩、仇恨、毀謗、背叛、出賣、爭鬥、陷害、凶殺,以及對罪的輕忽與健忘。所有臺灣人都有分於這些罪惡,無人可置身事外。哪一個臺灣人能數算這島國的罪惡?姑不論隱藏的,公開顯明的都將細數不完。過去單純樸實的時代,罪惡猶能令人心驚膽顫,心生警惕,但生活複雜繁忙、自由解放而慾樂不息的今日,甚至極殘暴的凶殺案也不過是眾多資訊串中的一條「訊息」,很快就消失不見,被人遺忘。罪人的特質之一就是對罪無感、輕忽與健忘,今日的臺灣人就是如此。
    然而,罪惡不會自動消失,時間不會自然平反冤屈,歷史無法安撫冤魂,死亡也阻隔不了審判;每個罪人都要被追究、審判、清算與報應,執政掌權的如此,平民百姓也是如此。上帝必審判各人。臺灣人當然逃脫不了上帝的審判,一個也逃不掉!這是基督信仰的立場。
    言及上帝的審判不是恐嚇,也不是對現狀無奈的「宗教幻想」,更不是對公義絶望,而是要宣告:這是上帝的世界,人不得無法無天;公義終必如明光照耀,生命終將充滿意義,所有因罪惡而憂傷失望者與受害者都當受鼓勵與安慰。無論這世界如何罪惡、不義、荒謬、悲慘,都無法否定:道德有意義,為義受逼迫有意義,堅持良善有意義,追求真理、仁義、聖潔的生命有意義,因為有上帝的審判。對,因為有上帝的審判,所以生命不但有意義,而且滿富意義!

2014年5月6日 星期二

基督徒的公民服從與不服從/ 柯志明教授

基督徒的公民服從與不服從


柯志明
20140506 大肚山研經室

上帝站在有權力者的會中,在諸神中行審判。(詩82:1
祂使君王歸於虛無,使地上的審判官成為虛空。(賽40:23


    人無法離開人,因而無法避免人的權威,如父母、長輩、統治者。地上最大的權威就是政治權威,也就是國家政府的權威,人更難脫離。莊子說「無適而非君也,無所逃於天地之間」,今天更是如此,人要脫離政治勢力幾乎不可能。不但不可能,因生活連結得更緊密,人幾乎常暴露於種種權力衝突、對抗、鬥爭之中,並被迫表態、選邊站,或者無奈承受,因之受苦。正因權力活動更頻繁,能壓制其他權力的國家權力就更壯大而重要,也因而更成為權力衝突的核心。人民可以對國家議論、批判、抗議、示威、抗爭,甚至暴動、革命,而國家則可認同、接受或拒絶,甚至武力鎮壓。顯然,國家很重要,比之古時更重要,因為它是地上決定人能否享有自由、尊嚴、平安、幸福的最大權力體。國內如此,國際亦復如此。
    與其他人一樣,基督徒完全不能免於政治權勢,從〈創世記〉到〈啟示錄〉一貫如此。若然,基督徒對待政治的原則是什麼?聖經關乎政治權威的教訓是什麼?在權力衝突頻繁的現代社會,基督徒應持什麼政治倫理立場?怎麼看待國家權力以及各種對抗政府的活動?哪些應支持?哪些不應支持?原則是什麼?總之,傳統的問法就是:基督徒應完全順服政府嗎?基督徒絶不可抗拒執政掌權者嗎?作為現代民主社會的公民,基督徒需不斷對此深思、省察,並形成明確而堅定的信念,聽從上帝的教訓,彼此提醒,相互幫助。

2014年4月18日 星期五

死亡與自由/柯志明教授

死亡與自由


柯志明
20140418 大肚山研經室


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
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太16:26

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跟從我吧!(太8:22



        有生命才有自由,無生命必無自由。會死的生命,沒有自由。人活著時,好像有自由,但死亡來臨則全無自由。世人所感受、渴望、在乎、追求的自由都是活著時的自由,包括身體自由、政治自由、道德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等,但所有這些自由都必被死亡徹底否定,因而不是真正的自由。因此,除非不死,否則人沒有真正的自由。人不應被表象蒙騙,再絢爛、瑰麗、偉大、崇高的人間事物都將被吞沒在死亡之中,即便這浩瀚無窮、無比奧妙的宇宙,也終因人必死而與人無關。死亡是人此生的唯一歸宿,這是不可反駁的事實。除非有永恆者的超越之助,否則這種生命毫無自由可言,當然也毫無價值與意義可言。在解放革命不斷而眾聲喧嘩的當代,人應冷靜下來誠實地思想這個生命的道理,不要在「自由」、「權利」的高聲吶喊中欺騙自己。

       1.許多人嘲笑基督徒的宣教口號「信耶穌,得永生」,他們覺得信耶穌很可笑,得永生更可笑,因為耶穌不過是一個人,永生則沒這回事。「信耶穌,得永生」純屬無知的宗教迷信,只有貪生怕死的基督徒會呆到相信這種可笑的神話。
       但歷史可以證明,沒有人比基督徒更勇敢,更不怕死,更不把死亡當一回事,否則基督徒就不會不受死亡威脅,將福音傳遍世界,把十字架立滿大地。
      「信耶穌,得永生」一點都不可笑,這是最嚴肅的話,也是世人最當聽與思想的話。但,這個邪惡淫亂世代的本事就是嘲笑良善貞潔的人,這個只能埋葬死人的死人世代的本事就是嘲笑永生上帝與有永生的人。人可能永生、渴望永生、追求永生,這有什麼可笑的?沒有永生,人又能有什麼?現在所做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不,正好相反,永生一點都不可笑,可笑的是:人竟不在乎永生、不相信永生、不追求永生,但卻還認為生命充滿意義,且斤斤計較應如何生活、如何行事為人,斤斤計較個人的自由、權利、權力與利益。

2014年3月22日 星期六

被奴役的自由: 馬丁路德的《論奴隸意志》/ 柯志明教授

被奴役的自由
馬丁路德的《論奴隸意志》

柯志明
20140318講於東海大學「神學沙龍」


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上帝的心呢?
我豈是討人的喜歡嗎?
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1:10)




          在今天這個基督教聖經專家與神學家多沾染世俗且大大媚俗的時代,重讀馬丁路德的《論奴隸意志》是必要的。
       路德宣講的是保羅所傳的,而保羅所傳的正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及他的福音。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沒有路德,我們難以準確而清晰地認識保羅;沒有保羅,我們難以準確而清晰地認識耶穌基督;沒有耶穌基督,我們不能準確而清晰地認識上帝。路德的意義在此。
       不只為了基督信仰與基督教會,就算是為了今天的民主自由,我們也要讀路德,因為「現代」基本上是「路德的」現代;是路德徹底結束了羅馬教皇的中世紀,才展開了人可以呼吸自由空氣的現代。根本言之,現代的政治自由不過是十六世紀路德徹底展現的信仰自由的花朵,黑暗宗教所籠罩的世界不可能有真正的政治自由。沒有路德堅持的「基督徒的自由」,現代國家的個人自由及其享有的所謂「自然權利」幾乎不可能。路德的現代意義在此。
       我承接路德的信仰立場,因而我今天懷著巨大的熱情宣講他的思想,而不是要冰冷地介紹他。講路德是我的信仰實踐,而不只是我的學術活動。

       1.今天是個高舉個人自由的時代。現代人宣稱,人是行動的主體(subject or agent),有自由行動的能力,也應享有不被干預的行動自由。但,正因為這是一個自由的時代,因而也是一個驕傲自大的時代。真的,沒有一個時代比現代享有這麼多自由,也沒有一個時代的人比現代人更驕傲自大,連無知低俗的平庸之輩都自視甚高,自以為是,大放厥詞,為所欲為,誰也不服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