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unday, August 31, 2014

福音是最重要的:代序/ 柯志明教授

福音是最重要的
代序

柯志明
20140729大肚山研經室


        福音就是上帝的道,它在基督徒生命中是首要的,在一切教會事工中也是首要的。沒有上帝的道,我們的生命與所做所為就與上帝無關,與耶穌基督無關,與聖靈無關,因而也就沒有任何意義,外表再如何偉大亮麗,都無意義。在這罪惡的世界,福音是最重要的,它是上帝拯救的大能。
        福音既然是上帝的大能,能救一切相信的,使人因信耶穌基督與上帝和好,被上帝稱為義,重生,脫離黑暗的權勢,進入愛子的國度,以上帝為樂,並同享上帝的榮耀,那麼福音當然能讓一個被毒所綑綁的人脫離毒癮,重新做人,並榮耀上帝。
        在現實上,我相信還有其他方法可以幫人戒毒,但是所有「非福音的」戒毒本質上都不同於福音戒毒,且不能與之匹配。福音戒毒是讓一個吸毒者因信耶穌基督,悔改重生,而自然地脫離毒品的綑綁,在基督裡過新生活。一個在耶穌基督裡重生得救的人自然而然就脫離了罪惡的權勢、不再犯罪,因為什麼樹結什麼果子,被聖靈重生的好樹當然結好果子,不可能結壞果子。不只因信得生的吸毒者如此,所有的罪人都如此,以致於所有的基督徒都自然不再像從前不信時暗昧無知一樣過罪惡的生活。

Saturday, August 9, 2014

政治沒有創造性: 宗教是文化、社會、國家的靈魂/ 柯志明教授

政治沒有創造性
宗教是文化、社會、國家的靈魂


柯志明
20140808 大肚山研經室



以耶和華為上帝的,那國是有福的!(詩33:12)



    1.政治、經濟是現代世界的兩大主導力量,也是眾所矚目與爭奪的焦點。這兩種力量雖原則上不同,但現實上則經常合一。政治尤具主導性,商人總要看統治者的臉色,也經常要給統治者好處,買通關係,排除利益障礙。不難理解,所有貪愛世界的人都貪愛政治權力,或直接或間接,都想要與政治權力沾上邊,最好進入權力核心,直接掌權,因為這樣一來似乎就可為所欲為。
    確實,人幾乎不可能脫離政治,現代人因著科技操控的發達更加不可能。無論人如何遠離政治,都將難以脫離政治權力的管束。但也正因為政治權力如此之大,以致於任何追求自由的人都視對抗政治權力為最重要手段。不過,對抗政治權力就是一種政治權力,反抗政治權力也是一種政治權力形式。

    2.當然不是所有事情都與政治直接相關,不是所有權力都是政治權力(political power),也不是所有權力都是邪惡、負面的。事實是,許多權力是好的而且是必要的。但對現代人而言,個人至上,因而凡對個人有一點限制或壓抑的都一概被視為打壓自我的權力。相對於現代人的個人自由與權利,權力總被視為是負面的,而且最後都把權利滙集於政治。因此,權力不但必須限制,甚至要被徹底破除、解構,因為它打壓我的自由與權利,著名的美國無政府主義社會生態學家Murray Bookchin就這麼主張。

    法國尼采主義者Michel Foucault說,如同英國十八世紀末建造的panopticon(全觀)監獄設計一樣,權力無所不在,人們無所知覺;連知識都無法脫離權力,其實知識就是權力的一種表現形式,沒有純粹知識這回事,所謂的「真理」也不過就是自我宣稱其權威的知識。對英國哲學家Francis Bacon來說,知識帶來人可以駕馭自然的力量,所以他說「知識就是權力(力量)」(Knowledge is power),但對這位不相信有客觀知識與真理的巴黎反權力主義者來說,正好相反,「權力就是知識」,有權力才有「知識」,權力是「知識」之所以可能的條件(當然是社會條件)。
    總之,對這些反權力主義者而言,人類的各種文化表現都是權力介入的結果,因此,要徹底自由就要徹底反抗權力,使宗教、道德、科學、思想、傳統、風俗、文化等等得以成立的背後權力都要徹底反抗。
    現實看來,統治著國家社會的政治權力確實是權力中的權力,它是其他權力得以伸展的社會條件。因此,要徹底解構權力就是要徹底解構政治,若不能徹底解構,至少也要不斷對抗、反抗。反抗政治權力似乎是人們獲得真正自由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