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六、團契分享

團契分享
1.     2016/05/12 「婚姻的本質與意義」,清華信望愛團契,大聚會No. 12
2.     2015/11/03 「人種起源」,清華信望愛團契,大聚會No. 07
3.     2014/03/05 「靈修生活-如何享受讀經」,靜宜大學信望愛校園福音團契。


Thursday, December 18, 2014

為何因死哀慟?/柯志明教授

為何因死哀慟?

柯志明
20141218 大肚山研經室


    1.應該沒有人不會為親朋好友同學的死感到難過。情感愈親密,愈難過。如果是自殺,則更加令人哀慟,難以接受。
    人都愛生命,不愛死亡。這是人性。
    愛死亡的人不會活著,因為他一定會盡其所能結束自己的生命,而這並非難事。即便他生到這世上,也應該很快就會讓自己死去,因為他愛死亡。他的死去恐怕就像嬰兒哭泣、呼吸、吸奶一樣自然而快速。但這是異常的人,正常人都愛生命且努力保存生命。
    若然,為什麼又會有人自殺呢?
    這實在是難解的問題,就算自殺者留有遺書,交待他為何要結束自己的生命,看遺書的人也難以明白他為何非自殺不可。為什麼不活著呢?有什麼問題不能解決的嗎?活著才能解決問題啊!就算難以解決或不能解決,努力解決就是一種可貴的價值啊,何況生命還有許許多多值得追求的可貴價值,不是嗎?
    結束了生命,也就隨而結束了生命的一切可能性,當然也結束了生命的意義。其實,即便留有遺書,這遺書對死者也是無意義的。真的,你的遺書對你沒有意義,因為你死了,你無從知道活著的人是否看了你的遺書;就算看了,也不能回應你;即便回應,你也不知道,因為你死了。但不只對你,對所有會死的人都沒有意義,你的遺言終將消失在無垠的虛無中。
   年輕的Albert Camus說自殺是最嚴肅的哲學問題。這話有些誇張,但並不離譜,至少表明生死的嚴肅。不過,如果生命如同Camus所以為的那樣「荒謬」(l'absurde),那麼自殺也就不難理解,甚至是最可理解的了。如果只有死亡能結束荒謬的人生,自殺豈不是最正確的存在抉擇嗎?任何決心結束荒謬的人都應斷然結束生命!如果明知生命是荒謬的而卻又不選擇結束生命,這恐怕才是荒謬中的荒謬。就此而言,自殺的人似乎是最清醒的,至少他願意盡早離棄「荒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