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aturday, June 27, 2015

說謊/ 柯志明教授

說 謊

柯志明
20150627 大肚山研經室



        1.如果一個人知道某事,卻說不知道,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不知道某事,卻說知道,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知道不可以做某事,卻說可以做,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知道某話是錯的,卻說是對的,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有做某事,卻說沒做,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憎恨你,卻說愛你,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不相信你的話,卻說相信,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允諾你會如何,卻不信守承諾,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想的、決定的、堅信的與他告訴你的不一樣,他就是在說謊。總之,當一個人故意對別人講出他明知不合真理與事實的話,他就是在說謊。
        謊言就是不真實的話,也就是不合真理與事實的話,而說謊就是故意說出明知不合真理與不符事實的話。注意,謊話不只是單純的假話,而是故意違背真理與事實而被說出的話。一個無知或說錯話的人或許真誠地相信他所說的是真的,但說謊者卻清楚知道自己所說的是違返真理與事實的話。
        現實上,說謊有多種形式。故意直接說自己明知道的假話是典型的謊言,但除此之外,故意在真話中加一點假話,故意隱藏真話,故意不講真心話,故意加油添醋地扭曲真話,故意不講重要或關鍵的真話,故意顧左右而言他,故意講誤導人的話,還有,故意應講話而不講話,等等,這些其實都是說謊的不同變換形式。常以此方式講話的人都有一顆說謊的心,都不真誠,都想欺騙人,雖然說謊的嚴重程度或許不一樣。有人說,沉默就可免於說謊。確實,沒說話當然就不可能說謊話;但是,當你有義務說真話以幫助人或社會免於傷害與罪惡時卻不說話,那麼你雖沒直接說謊話,但卻也沒有為了實現善而說真話的決心與勇氣,其實也就是不真誠。人一旦不真誠,謊言與邪惡當然就到處流行,難以遏止,公義也就不得伸張。
        雖然說謊的目的在騙人,但說謊者必先自我欺騙。說謊者清楚知道真理與事實當然不會因為他的謊言而改變,但他卻仍執意以他所能操控的語言對著聽他講話的人加以改變,且意圖使他們信以為真。這正是說謊者自我欺騙的核心:自視為真理與事實的主,意圖操控別人對真理與事實的認知,並且欺騙自己可以欺騙別人。因此,在最深的意義上,說謊者就是自我欺騙為上帝者──真理與實在的主。說謊者的悖逆本質在此:自視為上帝。就此而言,沒有比說謊更可怕、更邪惡的罪,這就是為什麼聖經視說謊為魔鬼的主要標誌。
        一旦有人說謊或聽信謊言,人間從此就有了故意悖逆真理與事實的心以及因之而有的謊話,人心必因此被擾亂,逐漸遠離真理,認不清事實,還有,最後也不知不覺被影響而成為會說謊者。這就是人的根本問題。因為人說謊,人就難有誠信,人就會詐欺,人就沒有忠貞,人就彼此猜疑,人心就混雜許多私慾、邪念、虛謊、詭詐、偽知識,終至喪失了認識真理的根源能力。不但如此,隨而因各持己見而彼此傷害,相互殺害。對,謀殺正是謊言必結的果實。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人的罪惡始於謊言,各種罪惡、殘暴、死亡又隨謊言而來,正如聖經所說的。

Wednesday, June 10, 2015

正義要求死刑/ 柯志明教授

正義要求死刑

柯志明
20150609 講於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



        反死刑基本上是二次大戰後從飽受法西斯獨裁政權荼毒的歐洲所吹起的人權浪潮。《歐盟基本權利憲章》(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of the European Union)第一條明言「人的尊嚴不可觸犯,必須被尊重與護衛」,第二條隨即宣稱「1. 每個人都有生命權。2.無人應被判決或處以死刑」,因而所有歐盟國家都廢除死刑。這個反死刑浪潮很快地擴散到世界各國,死刑與反死刑的爭論也隨之而起,臺灣現在正處在這個浪潮帶來的爭論中。
        然而,雖然死刑應否存在或執行可以從多種角度辯論,但最根本的關鍵是死刑是否違反道德或不正義。歸納世界各國的死刑規定與執行情況無助於回答這個問題,反死刑的文化浪潮更不能證明死刑不正義,何況浪潮來來去去。究極而言,除非我們能根本地釐清法律及刑罰的根據、原理與目的,否則我們無法確立死刑是否為一種正義的刑罰並決定其存廢。因此,後設地思想法律與刑罰之基礎與原理才有助於根本地確定死刑的正當性與存廢,而這正是哲學家的職責。
        2010年5月30日在一個有關死刑的座談會上,我曾以一篇〈死刑不合理嗎?〉的發言稿(已收入我在2013年出版的《胎兒與死刑犯》中)對此爭議表達過簡要看法。在此,我仍要申論與辯護我對死刑的基本觀點,即:雖然現實上死刑的執行有許多問題、缺陷甚至不義,但死刑本身無不合理;不但如此,死刑是正義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