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Wednesday, December 30, 2015

基督教論壇報 2015回顧展望2:教會與政治

  2015回顧展望2:教會與政治

   日期 2015-12-28



【記者夏俊明採訪報導】台灣教會在2015年對於政治參與有了新的進展,除了有基督徒籌組政黨,包括神學院針對基督徒從政與公民責任的探討,以及教會與牧者在政治參與上所應該扮演的角色,都帶出更多被討論的空間。

回顧今年基督徒/教會的政治參與,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副教授柯志明老師受訪時首先提醒,從政的專業需求、挑戰與誘惑對於政治素人的基督徒來說,都是另一個層級的挑戰,必須謹慎,也不可落入以信仰為政治立場與政見背書的陷阱裡。

政治不是解答 上帝才是掌權者
對台灣教會來說,談到教會的政治實踐,總是會看見長老教會成為其中不可或缺的身影。柯志明老師認為,非長老教會的教會過去也用他們所謂「不參與」、「不表態」、「不批評」、「不對抗」的方式參與政治,而非完全不參與,只是今年看見積極的程度與方式都相對更鮮明,正面來看,這是教會看見政治參與對社會影響的重要性。

Wednesday, December 23, 2015

耶穌是我們的意義:2015年的聖誕節思想/ 柯志明教授

耶穌是我們的意義
2015年的聖誕節思想

柯志明
20151223 大肚山研經室


        我相信,除非一個人真知道自己的罪惡、敗壞與無望,否則他無法正確地過聖誕節;除非一個人真認識世界的無常、空虛與黑暗,否則他難以明白聖誕節的意義;除非一個人敬畏上帝、相信耶穌、渴望永恆,否則他不可能有意義地過聖誕節。我相信,一個人若能敬虔地過聖誕節,則他就能有意義地過每一天;還有,如果一個人能滿懷感謝地慶賀聖誕節,那麼他就能平靜、喜樂地過每一天,不住地將頌讚與感謝歸給上帝並祂的兒子基督耶穌。我更相信,那些貧困、哀慟、憂傷、失敗、不幸、被背叛、被藐視、被唾棄、被迫害而深感無望的人最需要也最能體會聖誕節的意義,因為耶穌正是為這樣的人而生。

        1.與過去一樣,人在今天這個高傲自大的科學世代仍被虛無牢牢圍困,今日的迷信取代往日的迷信,科學神話取代宗教神話,迷信的本質不變,都熾烈著迷於偶像崇拜。虛無藉由無神論科學家十分自信且雄辯地告訴我們:沒有上帝,沒有永恆,沒有超越,沒有絕對,沒有真理;只有現世,只有物質,只有自然,只有隨機,只有相對,只有意見;人活在浩無邊際的宇宙,渺如微塵,幾近於無,生生滅滅,可有可無。
        成千上萬的現代人認為這樣的世界觀與人觀十分科學,有憑有據,但同時也認為世界與人生都值得重視珍惜,充滿意義。哈佛大學知名生物學家E. O. Wilson在他的近作《人存在的意義》(The Meaning of Human Existence)中非常自信地宣稱:人的存在是隨機演化的結果,純然的歷史偶然事件,沒有什麼特定存在目的,也與超自然無關;但人卻是「完全的自由」(completely free),而且只要科學與人文結合,人的存在就可以產生「一種無限地更具生產力且有趣的意義」(an infinitely more productive and interesting meaning)。我完全無法理解這是什麼生命邏輯與科學智慧:隨機偶然而存在的人竟有「完全的」自由與「無限的」意義?這與其說是「科學」,不如說是愚蠢。但此類「科學人」卻還高傲而尖酸苛薄地批評嘲笑宗教信仰,尤其基督信仰,說那些相信上帝、耶穌、永生、神蹟的人「腦殘」、「白痴」、「偏執」、「迷信」、「危險」、「殘暴」等等,是世界邪惡的源頭。

Monday, December 7, 2015

真正的恐怖主義/ 柯志明教授

真正的恐怖主義

柯志明

20151207大肚山研經室


       1.上個月13日巴黎同時發生多起恐怖攻擊,據報導,共造成130人遇難,368人受傷,80-99人重傷,震憾了世界(其實應該說是歐美)。這是法國二次大戰後七十年來最大的恐怖攻擊事件。

       西方或近西方的民主社會對這起恐怖攻擊主要有幾種反應。第一,譴責恐怖分子及其組織無人性。第二,批判伊斯蘭教是無人性的壞宗教,甚至是邪惡宗教。第三,批判所有宗教都不好,都反現代文明。第四,批判美國是造成伊斯蘭恐怖組織的罪魁禍首,法國因加入美國為首的反恐戰爭而遭殃。
        第一種反應出於人性,是所有正常人都會有也應該有的反應,因為不應刻意殘害無辜是我們的基本道德良知,即便戰爭或自我防衛時亦然。在這個意義上,恐怖攻擊絕對沒有道德正當性。除非良知泯滅,否則沒有人會正當化這種行為。
        第二種反應出於不喜歡、厭惡或痛恨伊斯蘭教者,無可諱言,其中許多是與伊斯蘭教有長期衝突經驗的西方基督徒。這些批判並不都有理,但也非全無根據,因為伊斯蘭教確實有為阿拉(上帝)「聖戰」或「戰鬥」(jihad)之教義,而且常以此為名發動此類攻擊行為。雖然許多伊斯蘭徒、教師或領袖不認為jihad可以包含這類行為,但迄今為此,伊斯蘭教確實對基督教國家(尤其美國)與以色列充滿難以化解的仇恨甚至公開誓言消滅他們,也確實常發起此類攻擊行為,如911事件以及巴勒斯坦哈馬斯政權對以色列的瘋狂攻擊。
        第三種反應多出於現代無神論者或世俗主義者,他們認為宗教全是反科學的前現代迷信產物,充滿非理性的野蠻激情,與現代科學文明對立。這類人多是西方自由民主社會的無神論者、唯物論者、達爾主義者等世俗主義分子,其實,他們骨子裡最憎恨基督教,基督教才是他們真正的仇敵。凡西方現代世俗文化所到之處,這類反宗教的無神論就會冒出頭,而且一樣激情地反基督教、反宗教或反傳統。
        第四種反應出於反美分子,這些人認為許多伊斯蘭的恐怖組織基本上是美國的中東軍事政策與行動培養或造就出來的。這些人多是同情中東伊斯蘭國家的西方左派分子,在他們眼中,美國是毫無國際正義且帶頭破壞國際平和的「流氓國家」(rogue state),知名語言學家與哲學家Noam Chomsky就是此派代表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