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unday, November 27, 2016

反同性婚姻法制化問答/ 柯志明

反同性婚姻法制化問答

柯志明
20160225 大肚山研經室

*註:本文出自《無所謂「同性婚姻」:婚姻的本性與價值》(新北市:橄㰖)頁115-142。


同性戀是正常的愛情?同性性行為是正常的性行為?社會應讚揚所謂同性婚姻?國家應制度化保障同性婚姻?這些都不是個人可以任意決定的私事,而是必須嚴肅思想並討論的公共事務。設立或變更任何制度都必須有堅實的根據與難以駁斥的理由,婚姻制度正是如此。因此,婚姻是什麼?什麼樣的婚姻應制度化保障?什麼是婚姻制度的法理根據?所有法治社會的公民都應對此深思並表明其清楚立場。以下,我將以問答的方式簡要表明我對婚姻本性與制度的觀點。
1
問:在臺灣,同性戀者沒有結同性婚姻的權利與自由嗎?
答:有。臺灣法律未將同性戀行為刑罰化,即未立法禁止或懲罰同性戀行為。不但如此,現在臺北市、新北市、桃園市、高雄市、臺南市、臺中市、嘉義市與彰化縣、宜蘭縣等地方政府還辦理同性戀伴侶註記,公開承認同性伴侶的類婚姻關係。顯然,同性戀者在臺灣可以不受法律干預地自由戀愛、生活並締結所謂的同性婚姻。說同性戀者在臺灣沒有締結同性婚姻的自由或權利並不合事實。
2
問:但為什麼同性戀主義者一直認為同性戀者沒有享有締結同性婚姻的權利呢?
答:同性戀主義者要求的不是可以不被干預地自由締結同性婚姻的權利,而是要求必須將同性婚姻法制化,也就是,國家應該立法積極制度性保障同性婚姻,如同保障現行的一夫一妻異性婚姻一樣。換言之,同性戀主義者要求國家改變婚姻定義,將同性婚姻納入婚姻制度中,這就是為什麼同性婚姻倡議者想要將我國民法親屬篇中所有稱謂(如夫妻、父母)去性別化的原因。
3
問:法律平等地對待異性婚姻與同性婚姻難道不對嗎?
答:不對,因為兩者本質上完全不同。異性婚姻是由男人與女人締結而成,是人性之自然要求;在正常情況下,它會自然地生育兒女,延續人類生命,形成家庭、社會以及基本的倫常秩序,為國家創造各種人才與價值。因此,由男女締結而成的婚姻是國家成立不可或缺的條件。存在次序上,婚姻及其形成的家庭先於國家而存在,具有比國家更基本的價值。「同性」婚姻則由同性別者組成,違反人之男女兩性性別之正常結合,在自然的情況下,毫無生育新人類生命的可能性,也完全沒有產生與維持倫常秩序的能力,因而他們的「婚姻」對國家社會乃至整個人類不具有積極不可取代的價值,甚至毫無價值。正義的法律是:實質平等的(substantially equal)事物應平等對待,實質不平等的則應不平等對待,也就是所謂的「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因而即便所謂的同性婚姻成立,法律也不應將之與異性婚姻平等對待。除非同性戀主義者具體指出同性婚姻正如異性婚姻一樣能為國家社會提供不可否定的積極價值,否則他們便沒有理由要求國家必須平等地對待所謂的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

Friday, November 25, 2016

反擊徐永明評輔大言論 學者7點批評同運政治霸權

反擊徐永明評輔大言論 學者7點批評同運政治霸權

日前輔仁大學校牧室對全校師生發表公開信,內容提及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但尊重同性戀者,引來時代力量徐永明的批評,甚至威脅是否要撤銷教育部補助。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副教授柯志明7日在臉書發文批評,提出7點詢問徐永明,質問為何一所天主教大學為何不可公開發表有關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立場文章。
為何大學無法就其思想立場表達意見?
柯志明質疑,為何天主教大學的輔仁大學校牧室不可以公開發表有關同性戀及同性婚姻的信仰與倫理立場?作為一個學校宗教單位,輔仁大學校牧室為何沒有權利發表自己學校所屬宗教對某個特定社會議題的信仰立場?一個民主國家的私立教會大學為何不能表達自己的信仰立場?
為何大學無法享有言論思想自由?
柯志明第二點又問,為什麼一所民主社會裡的私立教會大學不能享有信仰、思想與言論的自由?而國家又是以什麼權力限制教會大學表達自己的宗教信仰立場?他批評徐永明作為國會議員和政治學教授,「難道不應該捍衛作為高等教育殿堂的大學的這種權利與自由嗎?」

Thursday, November 24, 2016

亞伯拉罕人/ 柯志明教授

亞伯拉罕人


柯志明
20160117 大肚山研經室
Abraham and Isaac, Rembrandt, 1634

     
1.如果哲學家像Pythagoras所說的是愛智者(philosophos),那麼真正的哲學家則如St. Augustine所言是愛上帝者。聖經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詩111:10; 9:10),因為上帝是智慧本身,而且唯獨祂能賜人智慧。敬畏上帝就是相信上帝,也是愛上帝;而愛上帝必被上帝所愛,也必因上帝所愛而得從上帝而來的智慧。因此,只有相信上帝者才能靠近智慧,也才可能成為哲學家。如此看來,「信而理解」(Credo ut intelligam)不但是神學的基本原則,也當是哲學公理。據此,偽哲學家叫人遠離上帝,而真哲學家則助人靠近上帝。
        不幸,今日少有真哲學家,偽哲學家則到處橫行。完全不同於古典哲學家,尤其不同於哲學先祖Socrates,今日哲學家恥於談論上帝,更恥於公開認信上帝,尤其不可能視自己的哲學工作為來自於上帝託付的任務,相反地,他們以批評、嘲笑、挖苦上帝為樂。
        然而,我相信只有如同亞伯拉罕那樣相信的人才可能在今日成為真正的哲學家,雖然哲學家並不是他們應得的最榮耀名號。

Sunday, November 20, 2016

作為生命教育的基督信仰/ 柯志明教授

作為生命教育的基督信仰


柯志明
20160726 大肚山研經室
20160808講於臺灣長老會「第十四屆生命教育種籽講師培訓營」(崇光女中)


Jesus Teaches the People by the Sea/ James Tissot



何謂生命教育
        1.我們這裡所要談的生命不是泛指活著或生物學的存有者(biological being),而是能感受、認知、思想、創造存在物及美善並能有意義地活著的位格(person),主要指人的生命。如果「生命教育」是指有關認識人的生命為何並如何活出人的生命之美善與意義的教育,那麼它必定是人最為基本而重要的教育。甚至可以說,一切教育都是「生命教育」,因為無論我們學什麼或教什麼,舉凡語言、文字、繪畫、音樂、工作、技術、數學、科學、醫學、歷史、道德、法律、政治、經濟、哲學、神學等等,全都與我們的生命有關,也都為了我們的生命,也就是為了讓我們能活出最有價值與意義之生命。

真實的生命教育
       2.顯然,人如果不認識自己的生命,則不可能正確地生活,無法活出美善與意義。若一種「生命教育」竟不能讓(至少認真的)受教者正確地認識生命,那麼它就是失敗或虛假的,即便它稱為「生命教育」,這意味著教育者本身其實不認識生命。因此,是否認識生命是生命教育能否成立的關鍵;不認識生命者就沒有資格成為生命教育者,因而無法教育別人認識生命。
        當然,每個人多少認識自己的生命,多少認識知道自己以及自己的性別、家庭、環境、族群、歷史、文化以及有關活著的種種現實知識,等等。基本上,人若對自己與世界沒有任何知識,則不可能存活於世;能活著或好好活著,就表示人對自己的生命有著基本的認識。正因此,每種社會文化都流傳著各自的「生命智慧」,使得他們的生命得以延續。
        當然,更有不少滿富學問與思想的智者,他們比一般人對生命有更多更深的認識與理解;他們的許多認識與理解是普世的,與人類的共同智慧是一致的,但有些則差異頗大。倘若我們追隨那些所謂的「聖賢哲人」,我們的生命理解與生活實踐將有很大的差異,甚至有著難以化解的衝突。例如,釋迦牟尼、孔子、蘇格拉底、斯多亞的芝諾、西賽羅、馬克思、尼采、弗洛伊德、達爾文這些「智者」有著差異頗大的生命觀。他們當中有人說有上帝,有人說上帝不重要,有人說沒上帝,有人說上帝死了,有人說人是理性的,有人說人生無常,有人不在乎鬼神與死亡,有人認為生命的本體是物質,有人認為人不過是演化得複雜或高級一點的動物,有人說人的本我是性慾,等等。我們當如何選擇?哪種世界觀或生命理解才是真的?哪種人觀是正確的?哪種生活方式與行事為人才是對的?我們當然可以靠著理性分辨諸種生命觀,比較其合理性,但人的理性有種種限制、缺陷甚至邪惡,以致於眾說紛云,莫衷一是。
        但我們仍得擇定一種生命觀作為我們生活的終極根據。對我而言,生命不可能抽象地、理論地認識與驗證,生命的具體展現才是生命觀最好的檢驗;活生生的生命歷史是生命本身與生命觀的審判,歷史會告訴我們生命的事實、處境與問題為何,也會告訴我們什麼樣的生命觀才貼近生命事實因而值得相信,或者,至少比較值得相信。
        就此而言,我們可以很肯定地說,根據人類迄今為止的歷史,基督信仰及其生命觀最真實可信,因為我們在其中聽到最經得起檢驗的生命道理,也在基督徒身上清楚見到人類最真實、美麗、良善與神聖的生命。雖然基督教會史與西方歷史清楚表明,基督教會與基督教徒有著許許多多惡行,但歷史同時也表明,基督教文明發展了其他文明難以望其項背的美好文化果實,如哲學、科學、文學、繪畫、建築、音樂、人權、政治、經濟、法律、教育以及諸如宣教、救助、改變生命與社會文化等種種信仰實踐。基督信仰之美善也已清楚展現在臺灣之中,向臺灣人顯出明確而不可辯駁的見證,例如,無數將自己一生獻給臺灣的歐美基督徒宣教士,這是其他宗教所沒有的。只有基督信仰能解釋何以基督徒能展現如此獨特而美好的生命見證;什麼樹結什麼果子。

Saturday, November 19, 2016

基督徒如何看死刑?聽魏連嶽與柯志明不同立場對談 學習回應這世代



基督徒如何看死刑?聽魏連嶽與柯志明不同立場對談 學習回應這世代


3864_基督徒如何看死刑_不同立場學習回應這世代
「基督徒該如何看待死刑?」座談,魏連嶽(右)及柯志明兩位老師對談。(蔡明憲/攝影)



【記者蔡明憲台北報導】一場由教會青年約書亞團契發起的「基督徒該如何看待死刑?—基督教神學的觀點與思辯」座談,於十一月26日在禮賢會台北堂舉行,吸引不少年輕人參加。主辦單位期待,在無差別殺人事件連續發生,社會對於殺人犯該如何量刑、死刑存廢莫衷一是的處境中,基督徒該如何從信仰出發關注這項議題,更進一步體會上帝對死刑以及「生命」的心意為何。


兩位講員台灣神學研究學院助理教授魏連嶽及靜宜大學生態人文系副教授柯志明,對於「死刑」的神學觀點有著不同角度切入,雖然立場不同,卻能以理性對談,幫助年輕人在思想及信仰上往前多走一哩路,學習如何回應這世代的需要。


魏連嶽:誰有資格決定生死?有該死的人嗎?

「誰有資格決定其他人的生死?有『該死』的人嗎?」魏連嶽老師舉舊約創世記四章人類的第一個殺人案—該隱殺死兄弟亞伯為例說,以現在的法律制度來看該隱是非死不可;但上帝沒有用死刑對待該隱。神也命令以色列人設立「逃城」,讓該死的人仍可以有一條活路。


到了新約約翰福音八章面對行淫的婦人時,想試探耶穌是否按律法打死她;耶穌的回答卻是:「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魏老師說,這段經文提醒我們是否拿起「自以為義」的石頭,去殺死可能連耶穌都赦免的人?


他強調,神的權柄高過世上有權柄判死刑的人,每個人的生命都在上帝手中,唯有上帝才能掌握每個人的生死大權!耶穌也教導我們不是「以牙還牙、以惡報惡」。


從神學來看,死刑不僅是殺死一個人,而是殺死屬於上帝的尊貴生命。生命不是屬於我們的財產,我們只是管理者。作為能判死刑的審判者,是否也僭越了上帝的角色。


魏老師提到,台灣目前有80%的民眾贊成死刑,是多數民意;但要注意的是,「耶穌本身也是當時民意之下的死刑受害者,被釘十字架」。

簡論「性別平等」/ 柯志明教授

簡論「性別平等」


柯志明
20160801 「全國大專基督徒教職員事工研討會」引言稿

Copyright by Fritz W. Guerin, St. Louis.

                        
        1.因著有心人士透過政治、法律與教育體系強勢傳播與灌輸之故,「性別平等」在臺灣幾乎已被視為一個理所當然的語詞,並已訂定相關國家法令(如「性別平等教育法」、「性別平等工作法」)。但究竟何謂「性別平等」?有這種平等嗎?怎麼表現這種平等?除非我們能清楚明白「性別」與「平等」的意義,否則我們就無法理解「性別平等」並對之反省。

        2.先談性別。「性別平等」(gender equality)的「性別」多指今日流行的“gender”,但“gender”的意涵離不開傳統的“sex”。就人而言,性別就是指男性與女性,它的具體指涉就是男人與女人。性別就是男人與女人透過身體所清楚體現的自然而基本的生理與心理的差異但又相契合的結構與特質,這是遺傳決定的(genetically determined)。男人就是男性的人(male person),女人就是女性的人(female person)。
        性別因為是遺傳的,所以是客觀的、既與的,不是任何人可以主觀發明與建構的。簡言之,人天生被注定為兩性,男人或女人。這是唯一有客觀且實質意義的性別概念,也是人類社會得以存在的生物、生理基礎。值得特別強調的是,不唯人如此,幾乎所有生物都如此,因為性別是生物得以繼續存在的核心關鍵。
       因此,性別不是主觀的自我感受或認同,也無法自我界定,雖然其表現多少會受社會文化影響。一個男人就是男性的人,即便他不自我感受或認同為男性;他的主觀感受無法改變他客觀上是男性的事實,女人亦然。許多人以為人可以變性,但事實不然;人或許可以藉助科技局部改變外在的「性徵」,但根本無法改變已被遺傳決定的客觀性別。
       據此,所謂「多元性別」是個沒有根據的偽概念。我國「性別平等教育法」將「性別平等教育」定義為「以教育方式教導尊重多元性別差異,消除性別歧視,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但人的性別就只有男女兩性,何來「多元性別差異」?所有男女兩性之外的其他稀有的「性別變異」也都必須根據男女兩性加以判定、辦識、演繹與評價。總之,男女兩性是根本的性別,無此,則其他所謂的「多元性別」不可能,也全無意義。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6

台大因一夫一妻遭罰3萬 學者:教育部違反《大學法》/ 馮紹恩

Kairos 風向新聞


台大因一夫一妻遭罰3萬 
學者:教育部違反《大學法》



今年3月初台大機械系甄選入學考題上,有一題舉例到「家庭是由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組成,這是社會與家庭的律」,經人檢舉,教育部性平會日前裁定違法,依《性平教育法》開罰3萬元。靜宜大學副教授柯志明29日受訪時表示,教育部此舉根本「小題大作」,他認為既然現行民法中依然是規定一夫一妻,根本沒有違法問題,「此題根本與性別歧視無關。」他更痛批教育部此舉干涉大學自治,違反《大學法》。

台大機械系甄選入學考題為:我們生存的自然中,有許多自然的律,例如:天上有光體,可以分晝夜,做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有晚上,有早晨,這是自然中時間的律;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這是植物由種子孕育生命的律。社會中也有許多律,例如: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家庭是由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組成,這是社會與家庭的律。工程師的工程創新不能違反自然的律,社會的和諧不能違反社會的律。雖然有一些例外,但以下的問題不討論例外的情況。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6

《無所謂「同性婚姻」:婚姻的本性與價值》(There Is No So-Called "Same-Sex Marriage")/ 柯志明教授

《無所謂「同性婚姻」:婚姻的本性與價值》
橄欖華宣出版,2016


【目錄】
自序
說明

I. 論法律應保障的性關係與婚姻制度
──兼論同性伴侶法制化之法理疑議
法務部委託臺北大學戴禹如教授舉辦之「同性伴侶法制化專家諮詢會議」之發言稿

II. 無可取代的男女兩性婚姻
──駁所謂「同性婚姻」及其法制化提議
法務部委託中央警察大學鄧學仁教授舉辦之「臺灣同性婚姻法制化之調查研究」焦點座談會之發言稿

III. 國際公約主張保障「同性婚姻」嗎?
法務部「同性伴侶法制化意見交流座談會」發言稿

IV. 男女兩性婚姻及其形成之家庭的普世價值
──駁以「婚姻平權」為理由將民法親屬篇婚姻章節條款去男女兩性化之修法提案
臺灣大學法律學院民事法學中心舉辦「新型態家庭結構之法制發展座談會」之發言稿

V. 無所謂「同性婚姻」
──駁美國大法官Anthony Kennedy的婚姻觀

VI. 反同性婚姻法制化問答

Tuesday, November 15, 2016

道德與自然/ 柯志明教授

道德與自然

柯志明
20160527 講於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


        
        1.正如Raymond Williams所言,「自然」(nature)是個複雜的詞,有許多意思。在此,我要討論的「自然」指:(1)我們身處其間的這個可經驗、觀察的物理世界或自然世界,以及(2)自然存有者的本質特性或固有特性,也就是其「本性」(nature)。
        這兩個意義不同,但彼此相關;而且由於兩者相關,故引生一些基本而重要的問題與哲學爭論。例如,事物是否有其本性?事物的本性是否不變?我們要如何得知並確定事物的本性?事物本性與道德有何相干?自然界是否有道德意涵?人的道德是否如有人(如演化論者)主張的是自然的產物,完全源於自然?我們對自然是否有道德義務?人的道德實踐就是人性(human nature)的表現嗎?若然,人性的內涵為何?道德沒有超自然的面向嗎?等等。
        下面我想討論三個基本問題:第一,道德是否源於這個自然界且必須以之為根據?第二,我們應如何對待自然(含自然界與人的天生的自然特質)?第三,道德的意義是否僅限於自然界?或者,道德是否有其超自然面向?


現於自然
        2.道德源於自然界且以之為根據嗎?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如何理解人與自然的關係。這裡有三種觀點:(1)如果沒有超自然界,那麼人的道德就必定源於且單單源於自然,並完全受制於自然;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對人的道德給予完全的自然解釋。自然主義者、唯物論者與無神論者皆持此論點。
      2)雖然人完全出於自然且存在自然界的自然存有者,但是人仍然可以發展出不必然受制於自然法則的道德觀念與能力;也就是,人具有自由的能力,可以自由地實踐與表現自己的思想與意願。這個觀點預認自然中有偶然性、不確定性與隨機性,人的自由就因此而存在。達爾文主義者或自然主義者多持此觀點,如哈佛大學著名生物學家E. O. Wilson
     3)自然界並非存在之全部,有超自然界及超自然存有者。人雖然活在自然界且受制於自然,但其本性有超自然面向。道德是人獨特的本性,它顯然非源於人的自然面向(身體),而是源自於人的超自然本性,即所謂的靈魂、心靈或精神。因此,無法對人的道德進行自然解釋,古典哲學家多持此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