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unday, November 27, 2016

反同性婚姻法制化問答/ 柯志明

反同性婚姻法制化問答

柯志明
20160225 大肚山研經室

*註:本文出自《無所謂「同性婚姻」:婚姻的本性與價值》(新北市:橄㰖)頁115-142。


同性戀是正常的愛情?同性性行為是正常的性行為?社會應讚揚所謂同性婚姻?國家應制度化保障同性婚姻?這些都不是個人可以任意決定的私事,而是必須嚴肅思想並討論的公共事務。設立或變更任何制度都必須有堅實的根據與難以駁斥的理由,婚姻制度正是如此。因此,婚姻是什麼?什麼樣的婚姻應制度化保障?什麼是婚姻制度的法理根據?所有法治社會的公民都應對此深思並表明其清楚立場。以下,我將以問答的方式簡要表明我對婚姻本性與制度的觀點。
1
問:在臺灣,同性戀者沒有結同性婚姻的權利與自由嗎?
答:有。臺灣法律未將同性戀行為刑罰化,即未立法禁止或懲罰同性戀行為。不但如此,現在臺北市、新北市、桃園市、高雄市、臺南市、臺中市、嘉義市與彰化縣、宜蘭縣等地方政府還辦理同性戀伴侶註記,公開承認同性伴侶的類婚姻關係。顯然,同性戀者在臺灣可以不受法律干預地自由戀愛、生活並締結所謂的同性婚姻。說同性戀者在臺灣沒有締結同性婚姻的自由或權利並不合事實。
2
問:但為什麼同性戀主義者一直認為同性戀者沒有享有締結同性婚姻的權利呢?
答:同性戀主義者要求的不是可以不被干預地自由締結同性婚姻的權利,而是要求必須將同性婚姻法制化,也就是,國家應該立法積極制度性保障同性婚姻,如同保障現行的一夫一妻異性婚姻一樣。換言之,同性戀主義者要求國家改變婚姻定義,將同性婚姻納入婚姻制度中,這就是為什麼同性婚姻倡議者想要將我國民法親屬篇中所有稱謂(如夫妻、父母)去性別化的原因。
3
問:法律平等地對待異性婚姻與同性婚姻難道不對嗎?
答:不對,因為兩者本質上完全不同。異性婚姻是由男人與女人締結而成,是人性之自然要求;在正常情況下,它會自然地生育兒女,延續人類生命,形成家庭、社會以及基本的倫常秩序,為國家創造各種人才與價值。因此,由男女締結而成的婚姻是國家成立不可或缺的條件。存在次序上,婚姻及其形成的家庭先於國家而存在,具有比國家更基本的價值。「同性」婚姻則由同性別者組成,違反人之男女兩性性別之正常結合,在自然的情況下,毫無生育新人類生命的可能性,也完全沒有產生與維持倫常秩序的能力,因而他們的「婚姻」對國家社會乃至整個人類不具有積極不可取代的價值,甚至毫無價值。正義的法律是:實質平等的(substantially equal)事物應平等對待,實質不平等的則應不平等對待,也就是所謂的「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因而即便所謂的同性婚姻成立,法律也不應將之與異性婚姻平等對待。除非同性戀主義者具體指出同性婚姻正如異性婚姻一樣能為國家社會提供不可否定的積極價值,否則他們便沒有理由要求國家必須平等地對待所謂的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
4
問:反對同性婚姻法制化難道沒有違反我國憲法所保障的國民之基本權利嗎?
答:沒有。首先,我國憲法第7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所謂的「平等」是指人格尊嚴或人性價值的平等,即所有中華民國人民在人格尊嚴與人性價值上是平等的,據此,同性戀者當然與異性戀者平等。但這並不蘊涵同性戀者享有結同性婚姻的權利,也就是說,法律禁止同性戀者結同性婚姻或不制度性保障同性婚姻並不違反憲法保障的平等權。再者,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也不能用以保障同性婚姻,因為違反男女正常結合關係且混亂婚姻價值的同性婚姻可合理地視為妨害社會秩序與公共利益。最後,憲法第23條「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可作為反對制度性保障同性婚姻的根據,因為違反男女正常結合關係且混亂婚姻正常而基本價值的同性婚姻明顯破壞社會秩序且傷害公共利益,對此,我國大法官釋字第362號, 552號,554號,696號,712號等釋憲文可為明確佐證。總之,除非能證成同性婚姻對國家社會具有不可否定的積極價值,否則它就不屬於我國憲法所保障的人民之基本權利與自由,更不應給予制度化保障。
5
問:但婚姻不是基本人權嗎?不是每個人都應享有結婚的權利嗎?
答:原則上,我們可以肯定結婚是基本人權,即每個人都享有結婚的權利,但這不表示每個人都可以無限制地按照自己的意願結婚。相反地,婚姻權利必須受到婚姻本身的限制,也就是必須在合於婚姻本性的前提才得行使這項權利;也就是說,婚姻權利是實現婚姻之本性、價值與意義的權利,而不是隨己意自由建構或規定何謂婚姻的權利。必須特別強調的是,現實上所有基本人權都不是無條件且無限制的,相反地,基本人權的實踐都必須受到其權利對象之特定條件的限制。以婚姻為例,全世界沒有完全不受限的婚姻,所有國家社會都對婚姻設下特定且嚴格的限制。因此,肯定結婚是基本人權不能成為法律認同「同性婚姻」的理由,何況結同性婚姻並不是基本人權。
6
問:可是,同性婚姻難道不是婚姻嗎?
答:不是,除非你重新定義婚姻,或者,你認為婚姻沒有獨特本性,可以隨人任意定義或約定。但是,婚姻作為一種關乎整個社會秩序、文化與人性價值而必須以法律規範與保障的公共制度,它有特定的本性、意義與價值,無法任意定義與對待。更重要的是,婚姻並不是人任意建構的社會制度,而是出乎人之自然本性的社會關係;正如沒有人能發明人的身體與男女性別,也沒有人能任意發明婚姻。因此,任何人、社會或國家都沒有權利重新定義婚姻。
7
問:什麼是婚姻?或者,什麼是國家社會應予以承認的婚姻?
答:婚姻是由彼此委身之男女所締結而願意一生合一、生育兒女、共同生活、組成家庭的制度性關係(institutional relationship)。我們必須特別強調,婚姻不只是一種私人結合,更是一種關乎社會之存在、延續與秩序的公共制度(public institution),因而「配偶」不是私人關係,而是必須被社會認可而享有特定社會地位的公共關係。
8
問:婚姻一定要由男女締結嗎?
答:對。若非如此,則結婚者無法有真正、全面的合一(integral and comprehensive union),因而無法彼此成為配偶。男人與女人有著不同但卻又彼此合適、互補的生理結構,這是既定的、普遍的自然事實。建基於此,婚姻中的配偶因其合一而能自然地生育兒女,延續人類生命,形成倫常關係與社會秩序,發展人類文化。因此,婚姻有其不可變更與否定的自然基礎,不是社會任意建構的結果,正好相反地,社會是婚姻的自然果實。
9
問:婚姻與生育兒女有本質關聯嗎?
答:當然。作為一種關乎整個國家社會及其秩序之構成的公共制度,婚姻必定與生育兒女有關。如果婚姻與生育兒女無關,而只與私人情感或承諾有關,那麼它就不必然要成為一種需要社會嚴格規範與保障的制度。婚姻之所以普遍地被所有社會視為重大而核心的人倫制度,因為它被視為作為新社會成員之人的出生與成長最自然、最好與最理所當然的場所,因而是社會得以存在與延續的基本環節。正因此,婚姻與家庭乃至整個社會倫常秩序不可分割,其意義重大而無可取代。因此,邏輯上,任何一個尊重人之生命價值與尊嚴者,也必定同時尊重能生育新人類生命的婚姻;反之,輕視或否定作為生育兒女之最自然與最佳場所的婚姻,也必定同時是對新人類生命的一種輕視與否定。主張正當化或合法化違反男女正常性別關係且本質上無生育可能性的同性婚姻其實是對人類生命的根本否定,因為它視生育新人類生命為可有可無、無關緊要。就在這個意義上,婚姻不只是個人的權利,更是結婚者必須負代價實踐的責任。除非結婚者願意負責,否則他或她就無法實現與承擔婚姻所自然引生的生育兒女與組成家庭的重大價值。
10
問:若然,那麼不能生育的人難道就不能結婚嗎?或者,沒有生育的婚姻就無價值嗎?
答:不是。不能或沒有生育不是因為婚姻制度本身之故,而是由於結婚者的個人因素(健康、年紀或意願等)造成。不能或沒有生育的婚姻並沒有否定婚姻作為保障生育兒女之制度的根本價值,相反地,男女在現實上不能或沒有生育的情況下而仍願意結婚或保持婚姻,這是對婚姻蘊涵生兒育女之重大意義與價值的肯定,因為不能或沒有生育而仍願意結婚或維持婚姻者正是透過他們的婚姻而參與於「這個」為新生命預備生長場所的嚴格人倫制度與關係中。與此完全相反,制度性保障同性婚姻就是在肯定一種違反男女正常性別關係且「本質上」無生育可能性的一種「婚姻」,致使這種保障完全失去正當性,因為制度性保障一種本質上違反男女性別且無生育可能性的性結合關係完全沒有法理根據與意義。
11
問:很顯然,一般而言,無論能不能生育或有沒有生育,相愛者都被視為可以結婚,因此,難道不是愛情才是構成婚姻的核心要素嗎?
答:不是。確實,相愛很重要,而且通常是愛情才使得相愛者願意結婚。這是事實。但是婚姻作為一種制度,不是為了要肯定或保障結婚者的愛情。其實,愛情不需要也不可能以制度保障,因為愛情是私人關係,而且是極不穩定且無法強迫的個人情感。一個社會不需要也不應該設立制度去規範或保障一種變化不定又無法強迫的私人情感與關係。其實,友誼甚至比愛情更有公共價值,但是社會也不會因此而立法制度性保障朋友關係。
12
問:所以,相愛未必就可以結婚?
答:沒錯。當然,有些人相愛就可以結婚,但有些人則不可以,不能一概而論。一般而言,結婚者理當相愛,但是相愛不表示就可以結婚。例如,在某些情況下,同一家庭成員之間(如父女、母子、兄妹、姊弟)也許相愛,但他們不應該結婚;兩個未成年人也許相愛,但他們不應該結婚;兩個各自已婚者也許相愛,但他們不應該結婚;一個未婚者與一個已婚者也許相愛,但他們不應該結婚。總之,任何要結婚者除了相愛之外,還必須滿足其他條件,而這些條件都與婚姻作為生育兒女之機制有關。
13
問:但為什麼同性戀者相愛卻「完全」不可結婚呢?
答:因為男女兩性是構成婚姻作為一種社會制度的要件。如果社會以「相愛」為理由而取消男女兩性作為構成婚姻之要件,那麼邏輯上也必然要認可任何兩個相愛的人都可以結婚。如此一來,這無異推毀了作為一種社會制度的婚姻之意義。同性戀者(或任何兩個人)要把他們建立的關係稱為「婚姻」,那是他們的個人自由,一個民主社會或許可以包容他們這種自定「婚姻」的自由,甚至也未必要干預他們所謂的「婚姻」生活。但是,包括同性戀者在內的任何人都沒有權利要求國家為了他們而更改作為一種必須以法律規範與保障的公共制度之婚姻的意義,更重要地,作為必須預設婚姻作為其存在條件的國家也無此權利與義務。
14
問:所以,婚姻有條件限制?限制的根本的理由為何?
答:當然,我們一再強調此點。作為一種特定的社會關係,沒有無條件限制的婚姻,任何國家社會對婚姻制度都有嚴格規定,包括年紀、配偶人數、姻親關係,甚至種族與宗教信仰等。先不論這些規定合不合理,總之,世界上沒有無條件限制的婚姻。規範婚姻的根本理由在於,為了保障婚姻能實現它的本性、價值與真理,進而保障它能實現社會的公共利益(public interest)與共同善(common good),也就是,能生育新人類生命、延續社會存在、維繫倫常秩序、創造文化價值並人性意義。
15
問:就算婚姻有限制,但國家一定要立法積極規範婚姻嗎?
答:理論上,國家不一定要有婚姻立場,但現實上不可能,理由如前所述:婚姻是國家成立的核心要件。對此,我們要特別強調,婚姻不是國家發明或建構的,正好相反,婚姻存在於國家之先。沒有婚姻,則沒有家庭;沒有家庭,則沒有社會;沒有社會,則不可能有國家。因此,國家只得承認與其存在密不可分的婚姻,而無權發明或重新定義婚姻,更無權貶抑、輕視、破壞婚姻,反而有責任積極立法嚴格規範與保護。
16
問:合乎婚姻之本性與價值的婚姻型態只有一種嗎?
答:不,至少主要有兩種,即一夫一妻制與一夫多妻制。
17
問:可是,歷史不也表明婚姻制度因社會而異而且一直在變動嗎?
答:確實,人類社會有多種婚姻制度,而且婚姻制度一直在變動,但無論哪一種婚姻制度,婚姻必定是以男女兩性為要件。此外,我們要特別強調,從古至今,婚姻制度是朝著更嚴格而不是更多樣、鬆散的方向變動。
18
問:那麼,有最好的婚姻制度嗎?
答:有。一夫一妻是最好的婚姻制度,因為它最完美地體現婚姻的本性與價值。一夫一妻制婚姻中的丈夫與妻子同享平等尊嚴,能完全彼此擁有與結合,彼此互補,互相扶持。就在這種完美的合一中,夫妻能生兒育女,使他們的孩子在共同的父母關係中,學習相愛,維繫倫常,延續人性價值。這是所有其他婚姻制度無法實現的婚姻合一與由之形成的家庭價值。
19
問:將同性婚姻法制化會產生什麼問題或不好的後果?
答:無論在倫理上或法律上,婚姻都應是性結合的判準,也就是說,性結合之合法性、正當性與合理性都應以婚姻為標準。據此,合法、正當、美好的性結合只應存在於婚姻關係中。即便今天人們可以自由戀愛與性愛,但法律、道德、風俗、民情都仍無法容忍那些破壞婚姻的性行為。因此,法制化同性婚姻,會產生下列問題:
(1)混亂性行為標準。一個社會若公開肯定同性性行為的價值,那麼它將不可能或很難設立性行為的公共規範,也將很難提供合法性行為的正當根據。因為當與合法性行為最自然且直接相關的男女性別都被消除時,則理論上將不再有什麼性行為界限是不可以被跨越的。我們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正當性行為與性別無關而卻與年齡、倫常、人數有關?
(2)國家會透過教育系統教導甚至頌揚同性戀、同性性行為、同性婚姻的價值。如此一來,國家必將面對前述困境:根據什麼標準判定什麼性行為是不好的、不正當的,而什麼性行為才是值得鼓勵與頌揚的?國家若無法提出一個清楚明白的性行為倫理立場,那麼將很難阻止性關係與秩序的混亂,以致於毀壞與整個國家社會密不可分的正常婚姻家庭。我們必須強調,以婚姻、家庭、社會為基礎的國家無權訂定並鼓吹一種違背且危及自然婚姻、家庭及社會之基本性倫理規範的性愛觀念。
(3)難以否定締結同性婚姻者有養育兒女的權利,因而難以否定同性戀者以一些極具倫理爭議的人工生殖技術生養兒女,致使國家不得不犯下制度性地損害孩子擁有健全家庭之基本權利的罪行。
這就是為什麼一個國家的婚姻制度與每個國民密切相關,以致於每個國民都有權表達有關婚姻的法律與倫理立場,也有權評價婚姻行為。同性戀主義者喜言「人家結婚,干你屁事」,這是對作為一種公共制度之婚姻的無知妄言。人家結婚當然干我的事,因為婚姻既然關乎整個社會國家,當然也就與我、我的婚姻、我的孩子、我的家庭密切相關。
20
問:婚姻一定要考慮兒女(或孩子)的權利或利益嗎?或換個問法,婚姻必然要考量到兒女(或孩子)嗎?
答:沒錯。如前所述,作為一種必須積極保障的公共制度,婚姻與生育兒女不可分。雖然現實上結婚不一定會生育兒女,但任何一個被認可進入婚姻者都必須考量其生育兒女這個具體且重要的可能性。簡言之,在任何情況下,婚姻都必須被視為兒女最自然與最好的生長場所,以致於兒女能從中得到最大的好處與利益,更重要的,兒女的生命價值與尊嚴因之得到完全的尊重。兒女們從父母的婚姻中認識到尊貴、美滿的愛情與結合,認識到生養自己生命的父親與母親,透過父母親認識到自己生命的源頭歷史,認識到什麼是男人與女人並如何正確扮演男人與女人的角色。不是生長在一個正常的婚姻,一個人就難以知道並學會關乎他或她生命以及人性的相關知識、能力與美德。因此,結婚者的權利不應凌駕於兒女的權利之上,以致於刻意毀壞或剝奪孩子擁有父母與在健全家庭中生長的權利。同性戀者以人工的方式生育或養育孩子,刻意使孩子失去在自然、正常、健全家庭成長的機會,是對孩子之基本權利的侵犯與剝奪。這是不正義的惡行。我們堅決反對任何一種會導致傷害兒女的婚姻制度與行為。當然,根本言之,不只是同性戀者,任何故意剝奪兒女擁有自然、正常、健全家庭之權利者都侵犯了兒童基本人權。
21
問:為什麼同性戀關係與行為不值得鼓勵,難道同性戀不好嗎?
答:確實,同性戀是不正常的愛情,同性性行為是不正常的性行為。愛情本質上意向於性結合,無論其結合程度與情況如何。沒有不渴望性結合的愛情,雖然愛情不只是性結合,也不單單欲求結合。由於人的性結合與身體不可分,因而與生理結構不可分,也因而與性別不可分。正常、自然、美好、完全的性結合只存在於彼此忠貞的男女之間,因為男女的性別結構乃為彼此存在,並因而具有生育新生命的創造性。同性性行為違反男女性別所具有的正常、自然、美好、完全的生理關係,故是不好的性行為;因此,作為意向於同性性行為的同性戀是不好的愛情與性慾望。
22
問:可是同性戀者強調,他們相愛未必與性有關;就算有關,也不是最重要的。為什麼還要反對他們相愛呢?
答:這若不是說謊,就是無知,因為事實並非如此。再強調一次,沒有與性無關的愛情,雖然性關係有多種表現方式,其程度或深度也有不同。與異性戀一樣,同性戀作為一種愛情本質上就意向於性結合,因而不可能與性無關。如果同性戀與性無關,那麼它就只是同性間的友誼,而不必視之為戀情。因此,說同性戀與性無關不是自欺欺人就是無知,因為它不是同性間的友誼而是愛情。
23
問:同性戀主義者宣稱,許許多多異性戀者並不能忠貞且負責地相愛,而同性戀者能忠貞且負責地彼此相愛,為什麼同性戀者的相愛不好又不能結婚?
答:首先,再強調一次,好的愛情或婚姻只存在於男女異性之間,但這不表示所有異性愛情或婚姻都是好的。有許許多多異性愛情不好甚至極壞,這是事實,但這不能反證同性戀愛情就是好的。這就好比許多人禽獸不如,但不因此反證禽獸就是人一樣。再者,忠貞與否不是好愛情的充分條件,而只是必要條件。一旦愛情建立在錯誤的關係上,忠貞與負責並不會因而使這個錯誤關係變好。兩個姦夫淫婦的愛情也許忠貞又負責,但他們那作為背叛與毀壞自己婚姻的愛情仍是邪惡的。
24
問:但是同性戀者的性傾向是天生的,因而除了與同性別者有戀情與性關係外,他們別無選擇。這樣,難道同性戀愛情與性行為有錯嗎?
答:首先,我們必須嚴肅表明,說同性性傾向是天生的,並沒有任何科學根據。迄今為止,科學並沒有無可反駁地證明同性性傾向是天生的。不過,我們願意承認某些同性戀者的同性性傾向或許真地難以改變,但這與同性戀好不好沒有必然關係。退而言之,就算同性性傾向是天生的,我們仍然可以斷定同性戀不好,理由如前述。某種特質是「天生的」並不表示該特質及其引生的行為就是「好的」,例如,疾病、殘障、自私、暴力、自大、嫉妒等等特質或許是天生的,但這些特質及其引生的行為並不因之而應視為好。
25
問:能夠與所愛的人戀愛又一起生活是一個人過幸福生活的重要條件,因此,反對同性婚姻不就是反對同性戀者可以過幸福生活的權利嗎?我們有什麼權利反對同性戀者追求幸福?
答:確實,一般而言,能與人戀愛並一起過生活是過幸福生活的重要條件,我們最好也不要立法強力干預同性戀者相愛並一起生活。再強調一次,反對同性婚姻法制化並不是干預同性戀者可以相愛並一起過生活,因而也不是干預同性戀者透過愛情與共同生活而擁有幸福。在臺灣,同性戀者早已享有追求他們的愛情與所謂「婚姻」生活的自由與權利,他人無權干涉。因此,說反對同性婚姻法制化就是在反對同性戀者擁有幸福生活的權利,這其實是不相干且十分不恰當的指控。但我們也必須進一步指出,同性戀者有權去追求他們的幸福,但任何人也有權利去反省與評價所謂的「同性戀幸福」,以及議論這種幸福與國家社會的關係。既然所有的幸福觀都可以被討論、批評、反省,「同性戀的幸福」當然也不應例外。
26
問:那麼,對待同性戀行為較合理的法律與倫理立場是什麼?
答:正如對待許多世間無奈、難解的生命事實與困境一樣,法律與倫理對待同性戀較合理的立場應是:消極上,在對社會沒有明確危害的情況下,對之不干預、不懲罰,不過,也不應公開鼓勵與頌揚;積極上,幫助他們過美善的生活,正如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人一樣。
27
問:你這種立場難道不是對同性戀者的一種「歧視」嗎?
答:首先,我們必須指明,今天「歧視」(discrimination)這個概念已被激進權利分子極度政治化地濫用,號稱為了護衛弱勢者的權利或利益而用以攻擊、污衊、中傷其反對者或他們指控的「壓迫者」。我們應拒絕這種利用語言進行權力鬥爭的惡習,堅持應恰當地或合理地根據不同的情況以不同的方式對待不同的人。英文的“discrimination”或中文的「歧視」之字義皆指不同地看待或分別地對待之意。這本屬正常,因為不同的人或事物本應不同地對待。然而,道德上負面意義的「歧視」是指:不正義或不公平地以貶抑其價值的方式待某個人或某類人,簡言之,就是不按該人或該群人應得到的方式對待他或他們。例如,男人與女人都是人,但卻不以人的方式對待女人,或更以人的方式對待男人,這就是歧視女人;再如,黑人與白人都是人,但卻不以人的方式對待黑人,或只視白人為人而黑人不是人,這就是歧視黑人;又再如,殘障者與非殘障者都是人,但卻不以人的方式對待殘障者,或更視非殘障者為人,這就是歧視殘障者。據此,「不正義」或「不公平」才是歧視的關鍵。因此,除非我們能明確指出或證成某對待人的方式「不正義」或「不公平」,否則歧視的指控就難以成立。我們不應直接將負面的評價視為歧視,也不應將某「被歧視」者的主觀感受或個人情緒當作控告人歧視的根據。據此而言,雖然男人、女人、白人、黑人、非殘障者、殘障者都是人且應被待之以人,但這並不意味著現實上就應在任何事上都無分別地對待他們;正好相反,現實上有分別地對待不同人才是合理的待人方式,以致於毫無分別地對待所有人必定是非理性與不正義。據此,不應視同性戀者為非人或更低等或更無人性價值的人,否則就是歧視他們;但因性價值(value of sex)或性倫理(sex ethics or sexual morality)之故而有分別地對待同性戀者與異性戀者則理所當然,不應視之為負面意義的「歧視」。
28
問:但同性戀主義者強烈認定反對同性戀就是歧視同性戀者,他們也一樣強烈主張人沒有歧視同性戀者的權利,因而他們認為應立「反歧視法」以保障他們的權利。他們的主張難道不對嗎?
答:這是同性戀主義者極無理、荒謬且自打嘴吧的主張,任何理性的人都不會接受,也不應接受。如果反對同性戀就是歧視同性戀者,那麼反對反對同性戀就是歧視反同性戀者;既然同性戀主義者也在歧視反同性戀者,他們就沒有立場指控反同性戀者歧視同性戀者。但關鍵是,反對同性戀不等於負面地歧視同性戀者。同性戀是一種戀情、一種性愛行為,任何人都可以對它進行道德判斷,正如對任何人類的性現象與行為一樣。說反對同性戀就是負面地歧視同性戀者,這無異否定人們有按著良心表達道德立場與判斷的權利。這是一種信仰、思想與言論的獨裁,任何維護人的信仰、思想與言論自由者都須悍然拒絕。因此,我們拒絕立所謂的「反歧視法」來強制禁止人們在信仰、思想與言論上反對同性戀,否則「反歧視法」其實就是打壓信仰、思想、言論之自由的惡法。現代自由社會裡的任何人與群體都沒有以法律來強制禁止別人在信仰、思想、言論上議論或反對他們的權利與自由,自由社會裡的任何人與群體都應有容忍異議的美德。
29
問:這難道不是你個人的保守觀點與信仰嗎?
答:這種質疑完全沒有意義,只是暴露已氾濫成災的激進自由派的偏見而已。第一,這當然是我的觀點,但重點不在於「我的」觀點,而在於我的「觀點」是否成立。若我的觀點不成立,請據理反駁,而不是貼標簽。第二,「保守」已然是所有自認為前衛進步的自由派分子用來指控其對手封閉、不開明、落伍的負面詞,充滿情緒性。一樣,重點不是我提出的觀點保不保守,而是對不對;這需要說理論證,而不是貼標簽。如果「保守的」立場是對的、合於真理的,那麼它就必須被堅持。第三,說我的觀點是「信仰」,這在暗示我的觀點非理性、沒有根據。但這其實是暗示者的自我無知,因為沒有人沒有「信仰」,也沒有人沒有終極信念(ultimate beliefs)。一樣,重點不在於是不是信仰,而在於這種信仰值不值得接受,是否與不可辯駁的真理融貫一致。我的立場很清楚:同性戀行為不自然、不正常、不美好、不良善,而所謂的同性婚姻根本不是婚姻,因而國家不應給予制度化保障。如果這立場是錯的,那麼請據理反駁。



© Love Truth Life. All Rights Reserved
 ©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40 comments:

  1. 讚 讚 讚

    吳家樂
    生資與醫工系
    亞洲大學

    ReplyDelete
  2. 柯教授您的所有論點的核心應該可以稱之為婚姻價值論-因為異性婚姻對於國家的存在和社會延續有價值所以法律保障之...同性結合要納入婚姻的定義範圍內,倡議者必須證明有足夠的價值證明值得法律保障...因為同性婚姻因無延續人類生命,社會,及國家存在.且屬於少數所不值得用法律保障其婚姻權利
    如果上述的理解是正確的話,那就是您背後有一個法律存在目的是利益或價值的回饋,所以我簡略稱之婚姻價值論...這背後也是法理邏輯的後設
    但是問題是...法律之存在及明文化,以及現代國家法體系之成立,應屬於契約論,過去約束神權及君權與人民之間的關係,現在約束國家及人民的關係....在實證上,法理邏輯應屬契約論,並沒有價值論的實證證據
    因此婚姻行為是契約,目前同性婚姻入法是性傾向為同性者希望將佊此的結合依照婚姻作為契約的成立,並獲得法律的保證..為何不可呢?
    我認為你的論證是依照你提出的法理邏輯延伸下來的..你必須證明自己的法理邏輯確實有歷史上的實證基礎..否則僅是一種規範性理論而已...



    ReplyDelete
  3. 謝謝您的回應,但希望下回能署名,既然要進行討論,而且您已知道我是誰,就別讓我對著一個匿名者說話,這並不合當有的禮儀。

    國家立法當然可視為契約行為,但契約不以契約為條件。也就是說,訂定契約之雙方之所以能且願彼此立約,必有其契約外的理由與原因作為立約的條件,否則契約之訂定不可能。因此,若婚姻被視為契約,那麼我們要問:國家(以總體人民意志為根據的主權體)為何要與部分人民訂定「與異性婚姻無異之積極保障同性婚姻法」或「去性別化之婚姻法」作為契約?其理由為何?同性婚姻鼓吹者難道不應提出充分之理由說服國家嗎?有證明義務的是您,而不是我。即便從法實證主義的觀點看,您更要提出為何立此法之充分證據,而不僅僅訴諸同性戀運動分子的主觀立法意願。更何況契約論根本無法充分解釋現代國家之成立及其法律體系之設立。

    ReplyDelete
  4. 針對你3.4點的說明,我要提出反駁
    我國憲法對於平等權的規範,已經清楚說明了「在法律上一律平等」(而且前面的「男女」經過憲法增修條文的修正也已經改為「性別」,實際上暗示了憲法承認傳統男女性別以外的性別存在)
    也就是說,不論是誰,在法律上所能享有的權利、應盡的義務,都是一樣的。可是我國的民法對於婚姻的規定卻不是這麼回--不對,其實我國民法的婚姻早就已經修訂成「...由雙方當事人...」,只是因為訂婚的規定沒修,其他一堆啦哩啦紮的規定沒修,所以戶政不給登記而已。
    這次修法,目的就是為了把所有沒修好的東西一次修齊,讓早就已經修好放在那裡等的婚姻法規可以正式向同性伴侶敞開雙臂而已。
    至於婚姻一定要一男一女一定要生小孩這種老論調,已經討論過很多次了。死了爸媽的生不出小孩的在我國民法上都有法律的方式能夠補足,就算沒辦法達到真正的完美,也總是比缺憾好一點的。況且,小孩要是對自己被領養這件事不滿意,是可以要求終止收養關係的喔。

    ReplyDelete
    Replies
    1. 若就柯老師提供的問答,簡單回應: 因為本質不同,正義的法律是實質平等不是形式平等,若要求有所謂的同性婚姻且要求立法與異性婚姻平等對待(享有積極權利),需「具體指出同性婚姻正如異性婚姻一樣能為國家社會提供不可否定的積極價值」。請教一下,這些看法哪裡是有問題呢?
      另外,可否請法律人提供相關條文幫助大家釐清,謝謝。

      Delete
    2. 所以只要異性婚姻,但不生或沒辦法生小孩的,就跟同性戀一樣,跟有生小孩的夫妻本質上是不同的,也同樣對社會的延續沒有貢獻,都應該解除他們結婚的權利!!

      Delete
    3. 文章已經寫了,去讀完上文後再進行討論。

      Delete
    4. 並不是所有結婚的家庭都會有小孩,但每個小孩都會有親生父母。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制度來保障小孩擁有自己的父親跟母親的權利。

      通常夫妻雙方都不孕的狀況非常少見,常常是其中一個配偶仍有生育能力,因此,國家仍對想極力確保雙方都有生育的能力,否則他們其中仍可生育的一方就可以和第三者發生關係,這樣情況下出生的小孩就會不在婚姻的保護傘中。

      Delete
  5. 柯教授:請問你對歐美目前的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潮流有何看法?他們的主流民意對婚姻的定義的法邏輯都錯了嗎?美國麻州法官較寬的認定兩同性間的愛與承諾才是國家該積極稱許表揚婚姻的本質,而非繁衍後代,你怎麼看?謝謝!

    ReplyDelete
  6. 柯教授:美國麻州法官將婚姻的定義擴大到同性伴侶的論點是:社會對婚姻的積極肯定價值是相愛與承諾。而非繁衍後代。因為我們也積極認可不能生育的人的婚姻價值,因而沒有理由拒絕同性伴侶結婚的願望。你認為這樣的自由主義邏輯錯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去讀我的《無所謂「同性婚姻」》中對美國大法官Anthony Kennedy去年合法化同性婚姻之判決文的批判(頁83-114)。

      Delete
  7. 從您的論點,我可以感受到歐洲基督教一直以來對異教徒與一類的批判排擠與迫害!只要不是您的價值,就不是價值!

    ReplyDelete
    Replies
    1. 文中哪裏有「基督教」?若要進行討論就要針對文章內容討論。

      Delete
  8. 柯教授你好,
    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也有家人朋友為同性戀,我原則上不會反對保障同性婚姻的權益,但我一直沒有辦法很大力支持,直到看到你在公視上的說明,我明白了為什麼我們有婚姻法而沒有朋友法愛情法,還有你所談的法邏輯
    我十分認同你的理念,對於同性戀家人朋友的愛,我依然支持他們能夠在台灣舒適生活與受到法律的保障,但我深刻理解也同意你每一個觀點,我也體會到你對這個國家社會的愛與關心,事實上我感受到的是你並沒有歧視同性戀,而是把人們不想聽到的事實講清楚而已。
    對於您在婚姻與哲學深刻的理性分析,在此致上我的敬意!
    Sonya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您的留言,希望有更多人如您一樣客觀理性。

      Delete

  9. 老師您好,我不是同性戀者,也無意抨擊您的觀點,作爲外來者,僅希望能借留言板,與您做一些討論,首先法律本身沒有意志,且婚姻法屬於私法範疇,更强調其中立性,自治性以及被動性,也就是說,即便法律賦予同性戀者締結婚姻之權力,也不說明,法律鼓勵同性戀. 并且,在一個民主國家里,人民是國家的目的,故而不應該以國家爲本位.立法時不應該以"對國家無貢獻,對國家非必要"爲由拒絕賦予公民權利.另外一對一的異性婚姻行爲,其意義主要在於對戀慕異性締結契約宣誓忠誠,相互的占有對方,確實是人性的正常需求,但是老師説的"正常情況"下要發生的事,即繁衍後代,更接近人類所擁有之動物性所轄需求.而與我們擁有相似結構的其他動物進行交配前并不需要締結婚姻,剖分來看,婚姻可以算是人性的產物,顯然婚姻中的人性需求部分,主要的,旨在於强調相互占有對方,那麽婚姻之功能不論對於同性或是異性而言,實際上并無二致,亦無法説同性間的婚姻不是人性的需求.所以老師您的第三個論點,我感到實在,有失偏頗....

    ReplyDelete
    Replies
    1. 非常謝謝您冷靜理性的留言。您的留言涉及許多層面的問題,我只能簡要回應。首先,法律是立法者(民主國家被視為人民)的意志展現,因而不可能是中性的,必有其價值預設與決定。第二,婚姻法不是在規範私人關係,而是規範公共關係;而婚姻法所認同並支持的婚姻制度必定是對該制度所認定之性結合關係的鼓勵甚至頌揚,故同性婚姻法制化必定是對同性性結合的鼓勵與頌揚,即國家肯定此結合之積極價值。第三,規範婚姻不但不是為了國家本身,更是為了人民,使人在一個美好的倫常關係中存在。第四,人的生育有其動物性,但與動物全然不同,因為人不只是動物,其成長需要有別於動物的條件,方可展現其人性。第五,婚姻的核心在結合(union)及其生出新人類生命的肯定,而結合不是佔有,而是相愛、共享、合作以及因之而有的生育新生命的創生性。最後,在法律不干預的情況下,同性戀者已享有其結合的權利,這就表示國家在消極上肯定了同性戀者結合的權利,故不能說同性戀者不享有此項權利。總之,所謂的「同性婚姻」絕對不同於兩性婚姻,國家必須不同對待,這才符合法律的實質平等原則。

      Delete
    2. 您好,感謝您的回復,我有必要解釋,首先,我大致認同您文中提及的,法律是立法者意志的展現 的觀點,但是民主國家的法律的目的,要求它不能原封不動的將立法者的意志展現出來,而衹是進行揚棄后的延申.它的目的依我的見解,主要爲了盡可能實現個體利益加總最大化,換言之,即"在不損害其他個體利益的前提下,盡可能的擴充個體的權利",既然中心在於利益的調配,勢必需要對一些感情因素做剝離.例如,我們的人民時常"無法接受新觀念的出現".

      第二,之所以將婚姻法歸爲私法,是相對于憲法/刑法/行政法這些主旨在於調配公權力的法律而言的,公法的特性在於它主要用來調整國家和公共利益.這使得他的一方主體,通常應該是國家(公權力主體),婚姻并非是經由公權力調配的,婚姻法也顯然側重于保護私人權利,因而,它應該被歸入私法範疇.私法的實質是權利法,因此正如前文所述,被動性/中立性是它的固有品性,既然如此,它所規定之權利,并不成爲立法者鼓勵某種行爲的證據.

      第三,我需要强調,這裏雖然講"人對繁衍後代的需求主要源于動物性"但并非是在暗示人的性行爲與其它動物無異.目的在於將婚姻中滿足動物性需要的部分與滿足人性需要的部分分解討論(雖然他是一個整體,是不可能確實的被徹底拆分開來的,但在思維演繹中如 人可以通過交配行爲使得與其它動物相似的繁衍需求得到滿足,在討論"人性需要"時便可將其約去).

      第四,衆所周知的,婚姻缔结通常可以滿足人在人性和動物性上的需要,但并非唯一手段,倘若要滿足性方面的需要,大可衹去尋找一位性伴侶,如果想要得到一個精神寄托,也可以通過尋找一位精神伴侶來實現.更激進的說,無論是任何層面的結合(這實在是一個寬泛的概念)需求,大底都可以找到結婚之外的手段得以實現.而婚姻的締結帶來的最大不同是使締約者的緊密程度增强到產生排他性的水平,若將締約者視爲整體的話,通常來説他排斥任何的外來者,這可以等價的被視爲是締約者間實現了相互之間的占有,所以占有成了婚姻的特性和目的之一.(結合也是其中之一),如此一來,法律上認可同性伴侶的相互占有似乎也并無不妥.(根據現在對同性戀者的研究,從遺傳的角度來看,同性戀者相對于異性戀者必然是少數的,不會出現一個國家里所有人都是同性戀者的情況,且同性戀者不能生育,同性戀者的結合不會導致其基因更廣泛的擴散.對於國家和社會的穩定發展,實際上是無害的,要面對的,更多的恐怕是倫理層面的问题.)

      題外的,實際上就人類現在的發展程度來看,可以說法律就是爲了保護形式上的平等而存在的,并且它認可實質上的差異.因爲,實質上的不平等在目前看來是無法消除的.這是題外話,如果有機會也可進行更多的探討.

      最後,再次感謝您的回復,與您的討論過程中,我得以重新理清自己的思路,整理自己的觀點,謝謝您!

      Delete
    3. 第一,就算法律的目的是為了實現個體最大的利益,法律必然要對個體進行必要的限制,因為個體之間必有利益衝突,而且是非常複雜的衝突。第二,所謂「公法」與「私法」的區分其實有爭議,但無論如何,兩者都是「法」,都是在規範國民與國民之間以及國民與政府之間的公共關係。就算婚姻法屬私法,它仍然在規範國民的公共關係,而且與整個國家社會密不可分。第三,婚姻嚴格地限制性結合,這表示婚姻中的性結合有其特殊意義;國家將之法制化即要肯定並保護這種與整個國家有關的特殊性結合。第四,沒錯,人的實質不平等無法消除,因而法律必須以此為前提而公義地規範人之間的各種關係,但絕不是為了保護人之間的形式平等。非常謝您十分用心的留言與討論,以上是我簡單的回覆。

      Delete
  10. 這文章寫得很好...
    我一開始也是覺得「人家結婚甘我屁事」,所以我支持。
    但弄清楚反方的邏輯之後,其實反方的邏輯理據是很強的。
    所以我變成不反對但也找不到真正支持的理由
    (用人權和平等權的觀點支持同性婚姻都是錯的)

    可惜似乎多數人聽不太懂,甚至認為反方是可笑的滑坡。
    結果反而是更加激化挺同者高舉人權平等權的立場。
    我覺得要討論這議題, 正反方都應該要站在「社會契約論」或「福祉主義」的立場上
    去論述「國家為何要積極保障同性婚姻的理由」
    如果一直站在自由主義的立場上,那根本沒什麼好討論的
    自由主義者就只會喊人權支持而已。

    真正的問題就是「國家為何要積極保障同性婚姻?」
    如果能說出好理由,我相信柯教授也會同意立法保障...

    從福祉主義的觀點,目前我有聽到一個似乎可接受的理由:Diversity (多元性)
    對方認為國家積極鼓勵同性婚姻的目的是能增進社會多元性(Diversity)和社會創造力
    他認為Diversity對社會國家帶來的好處,大於對保守派的情感破壞。
    Diversity正是傳統婚姻無法得到的好處,透過國家積極鼓勵同性婚姻,能提升在思想上的創造力
    並舉出很多藝術人文等有所突破,有時候要靠的是就是一些異於常人的人(無貶義)。

    有個很好的類比是:自閉症患者多數是需要仰賴社會福利制度保障的(對國家無益)
    但自閉症者裡面有一個特殊族群:
    亞斯柏格症者,通常這類人被視為天才,在某些領域有驚人的天賦。
    這些人,站在國家的立場,就是該積極保障的一群人,因為他們的才能對國家是有益的。
    同性戀者(或者說代表的是更大一群勇於挑戰傳統觀念者)
    在思想上的前衛未必會對國家帶來好處,但國家要有創造性的突破,是否也會需要一些思想前衛者呢?

    不曉得Diversity這樣的觀點,是不是一個好的理由,讓國家積極鼓勵同性婚姻?
    又該如何反駁呢?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您的意見。「Diversity說」頗有趣。但此說如果成立,那麼,按相同邏輯,國家就應保障各種可能的婚姻類型,而不只是同性婚姻。既然如此,國家最好就不要法制化與刑罰化任何婚姻類型,任由人民自由締結婚姻。其實,不只婚姻,而是任何人與行為(含惡人惡行)都不應被限制,而應任其自由表現,這樣social diveristy就會像biological diversity一樣自然出現,以達到群體的最大價值。不知提此說者是否同意?我是不同意,而且非常不同意。

      Delete
    2. 老師果然一針見血, 我們確實有聊到, 同性婚姻所引發的,
      最後可能是國家應該廢除婚姻制度才是真正的最佳解。
      讓婚姻回歸民間儀式...約束力也來自民間
      後來知道這個叫做「婚姻私有化(Marriage Privatization)」
      大概10年前在美國在美國出現的概念...
      有學者認為這是解決同性婚姻的社會對立的終極解方。

      從契約概念來看, 現行的婚姻制度不論有沒有包含同性婚姻或其他類型的婚姻,
      都是政府主張契約的合法性, 而不是立約的兩人主張合法性
      政府應該退出婚姻契約制訂者的角色...

      當然婚姻私有化也可能對國家造成管理風險,
      所以我們也只是猜測人類社會可能真的會往這個方向演化...

      Delete
  11. 想提問, 民間至今某些場合還有「結拜」儀式(風俗)
    「結拜」概念也早於國家和憲法概念的形成。

    兩人「結拜」成為兄弟,可能真的是情感如親兄弟。
    但法律上不可能有等同親兄弟的關係。也就是法律上沒有任何權利。

    那麼如果有人倡議立法:讓「結拜」法制化,讓想結拜的人都可以結為兄弟姊妹,
    並具有法律上等同兄弟姊妹的權利(例如報稅撫養,醫療保險等...)
    那麼同樣的,國家是否也要回答,立法制度性保障積極鼓勵兩人(無血緣)結拜的理由?
    還是說,國家可以用社會照顧的理由,立法讓兩人(單身,無親人在世)有法律上的某些權利
    去彼此照顧?
    我們是否也可以用社會照顧的理由,去支持同性婚姻呢?

    如果將「同性結婚」的概念置換成「同性結拜」
    反方的立場是否就會比較少了呢?

    ReplyDelete
  12. 同性婚姻是條窄路.擇偶對像百人不到3人.生養只能"收養",人工生殖

    同志若是天生的,教什麼沒差.
    若是後天部份影響,
    教育應該引導走"異性婚姻"的大路.
    但是同性戀成年定型,應予尊重.

    可附議,讓政府知道你的心聲.
    http://join.gov.tw/idea/detail/4ac7ff4b-c81d-4152-bee6-1b05b4d52d52
    反對修民法972條,應另立專法

    同志教育/情欲開放入侵校園105年度進行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edLeSdF4As

    http://join.gov.tw/idea/detail/78d8ca4b-64e8-4c43-bf32-4563b07cfd06
    不得強迫學生接受同志教育

    大家應該對"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同志教育"表示反對,
    "異性婚姻教育",沒有獨立的科目, 反倒是教起"同志教育".
    強烈要求立法委員,修改"同志教育"正名為"認識同志".

    http://jeffergossip.blogspot.tw/2016_12_01_archive.html

    ReplyDelete
  13. 我得澄清一些謬論。
    同性戀不是天生。原因很簡單。
    一、因為同性戀性行為不會傳承後代,如何傳遞同性戀基因?
    二、如果真有同性戀基因,所有同卵雙生的,若手足其中一個是同性戀,另一個應該也是,且應無一例外,但是實際情況並沒有發現。

    又人人有罪性,為何找不到犯罪基因,那奇怪呢,我的祖宗都有犯罪,那為何科學家都沒找到犯罪基因。

    ReplyDelete
  14. 舊一代的女權運動喊了十幾年的兩性平等, 男女平等,
    在現在和未來, 都變成了政治錯誤. 多諷刺啊

    新一代的女權運動, 把性別定調為「多元」
    兩性平等是錯的, 男女平等是錯的, 所以要講性別平等, 要引入多元性別概念,
    性別不再是二元論, 而像光譜一樣, 有無限種可能...

    性別多元論比較像是一個社會學實驗, 有人要這樣主張當然可以, 這是自由
    但要進入法律系統, 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尤其是用憲法平等權的概念偷渡, 就是知識份子的邪惡了

    保守派過往在兩性男女平等努力都化為泡影,
    而且還會被控訴歧視, 說不認識多元性別
    對於「男女平等」在未來會被糾正, 感到難過...

    人權者在追逐的已經不是人權, 比較像是人權在模仿神權

    ReplyDelete
  15. 1
    問:在臺灣,同性戀者沒有結同性婚姻的權利與自由嗎?
    答:有。臺灣法律未將同性戀行為刑罰化,即未立法禁止或懲罰同性戀行為。不但如此,現在臺北市、新北市、桃園市、高雄市、臺南市、臺中市、嘉義市與彰化縣、宜蘭縣等地方政府還辦理同性戀伴侶註記,公開承認同性伴侶的類婚姻關係。顯然,同性戀者在臺灣可以不受法律干預地自由戀愛、生活並締結所謂的同性婚姻。說同性戀者在臺灣沒有締結同性婚姻的自由或權利並不合事實。

    如果在台灣同性已經可以婚姻,那這些立委在爭取什麼?柯老師對法律的瞭解是錯誤的,建議請教法律系的學生或教授,才不會以訛傳訛

    伴侶註記並不是婚姻,民法裡和婚姻相關的權利義務都無法享有,把伴侶註記誤認為婚姻是錯誤的。

    同性婚姻目前在我國也尚未違法,這麼清楚簡單的事實,柯老師竟然無法分辨,真是讓人訝異且不解

    http://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5783/957377
    而戶役系統內的所內註記,其實只是戶政人員為了未來承辦處理案件時更為方便,而針對單一戶政事務所中的現戶資料所做的註記。例如當民眾主張未來其印鑑證明僅限本人申請時,戶政單位便會進行註記,未來若有他人申請該民眾的印鑑證明便可依此拒絕;或是當戶口名簿佚失時,戶政系統內會註記補發日期時間,以確認民眾所持的戶口名簿是否為有效版本。

    稍作了解就可以發現,同志伴侶註記與戶役系統所內註記原來的類型不同,不過這本來就是只具參考價值的註記,沒有法令規定甚麼可寫、甚麼不可寫,所以要註記同志伴侶身分當然也是可以,高雄市民政局正是打算這麼做。

    那麼,戶役系統的所內註記有沒有可能發揮實質上促進同志權益的效果呢?

    首先,大家都知道依現行民法規定,同志是無法結婚的,法定伴侶關係也尚未立法通過,無論是任何註記都不可能證明同志在法律上的婚姻或伴侶關係。因此,在目前僅登載法定事項的戶口名簿與身分證上不會出現也是意料之中。

    ReplyDelete
    Replies
    1. 柯老師不回答不具名的留言。
      同性戀者確實已享有結同性婚姻的自由與權利,並不會受到干預、禁止或懲罰,因為同性戀者已實質可以自由地過婚姻生活並註記,這已是明顯的事實。應是你對第一條問答的理解有誤。

      Delete
  16. 3
    問:法律平等地對待異性婚姻與同性婚姻難道不對嗎?
    答:不對,因為兩者本質上完全不同。

    法律問題只能循法律途徑解決,柯老師完全曲解了憲法平等權的真義,這是國內對婚姻平權最完整的法理論述

    前大法官許玉秀舉辦模擬憲法法庭,模擬審理民法972條限制同性婚姻是否違憲,結果是限制同性婚姻違反憲法第7條平等權,屬於違憲,因此民法972應予修正,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應一體適用民法

    民法第九七二條、第九八二條、第一〇七四及第一〇七五條僅規定異性間之婚姻及繼親收養與共同收養,實質限制同性間締結婚姻及收養子女之自由,於此範圍內侵犯人性尊嚴,並違反憲法第七條、第十一條、第二十二條暨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六項之意旨。於立法機關另行制定合乎本判決意旨之法律前,應許及齡之人「一體適用民法」及相關法律之規定締結婚姻且為登記,並收養子女,不因其所選擇配偶之性別而受限制。


    https://sites.google.com/site/civilconstitutionalcourt/judgement/scc2





    ReplyDelete
  17. (一)受審查之基本權

    1.締結婚姻以組織家庭之權利涉及人性尊嚴與人格權保障

    根據司法院大法官歷來解釋(司法院釋字第二四二號、第三六二號、第五五二號、第五五四號、第六四七號、第七一二號解釋參照),人民締結婚姻與組織家庭之自由,受憲法第二十二條保障,其中包含積極行使與消極不行使權利之自由。

    行使締結婚姻與組織家庭與否之權利,乃是個人定義自我並實現自我之方式,因此歷來大法官解釋,均自人格發展之保障,說明締結婚姻與組織家庭權利受憲法保障之必要性。自我實現與人格發展,既係人之主體價值所在,則能否自由行使締結婚姻與組織家庭權,自涉及對於人性尊嚴之尊重與確保(司法院釋字第七一二號解釋參照)。

    人性尊嚴之尊重與確保,係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核心價值(司法院釋字第六〇三號、第六八九號解釋參照),乃國家之基本任務,亦為現代文明國家普遍公認之憲法基本原理。憲法保障人性尊嚴,使作為主體之人民不致於被貶抑為客體,且攸關人民內在精神活動及自主決定權,乃個人主體性維護及人格自由完整發展所不可或缺(司法院釋字第六五六號解釋參照)。


    2.締結婚姻以組織家庭之權利

    (1)婚姻自由之核心內涵

    締結婚姻之自由,乃人民基於人格主體性,自主決定是否締結婚姻、與何人締結婚姻,進而互負扶持照護義務而共營人生之自由。其人格得因結婚而相互結合,從而選擇何人為結婚對象,即屬個人基於其人性尊嚴得以自主之範疇,而為婚姻自由之核心內涵。人民既得基於其人格主體性而自由選擇結婚對象,則此項選擇自由受保障之程度,自不因選擇對象之性別而有異。

    婚姻制度既以人性尊嚴為其基礎,則如及齡之當事人願與相婚對象共營人生,即應概許其進入婚姻制度,藉以開展、實現其人格,至其與相婚對象之生理性別是否相同,則非所問。人之結婚、相婚權利若未受保障,其人格主體性及尊嚴,即受侵害。若立法者僅許生理上之一男一女締結婚姻,而同性間締結婚姻之權利卻付之闕如,實質限制同性間締結婚姻之自由,則同性間不得經由婚姻開展、實現雙方人格,顯屬對選擇同性之人締結婚姻者人性尊嚴之貶抑。綜上,為落實憲法保障、尊重人性尊嚴之意旨,選擇與同性或異性間之締結婚姻之自由亦應同受憲法保障。


    (2)社會秩序公共利益非憲法保障人性尊嚴之前提要件

    反對意見認為,人民選擇配偶之結婚自由,只在符合社會秩序、公共利益之前提下方受憲法第二十二條保障。惟查,前已敘明選擇配偶之自由乃締結婚姻自由之核心,而締結婚姻自由乃人民發展人格及實現人性尊嚴之重要權利。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之基本權利,與其他經憲法明文列舉之基本權利同以人性尊嚴為基礎,均為實現並開展自主人格所必須,無分軒輊。故憲法第二十二條所稱社會秩序及公共利益,並非基本權利受保障之條件,而係國家例外限制基本權利之事由,國家不得以例外取代原則,而以個體之人格自主作為社會秩序及公共利益實現之代價。是反對意見將「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視為保障婚姻權之前提,即非可採。

    至於立法者基於社會人倫秩序之考量而對締結婚姻為必要之規制(如禁止重婚或限制近親婚),固非盡為憲法所不許,惟憲法第二十二條所稱之「社會秩序」與「公共利益」,即憲法第二十三條所稱之「社會秩序」與「公共利益」,應聯立而為適用,而非概可以之為人民享有基本權利之條件。

    ReplyDelete
    Replies
    1. 請你言簡意賅把你的重點陳述清楚,請不要直接複製貼上,我要將你直接複製貼上的文字刪除

      Delete
  18. (二)制度性保障之真義

    制度性保障,乃以確保基本權利不受立法者任意侵害為其功能。有鑑於立法對於基本權利經由制度面之開展,經常具有決定性之影響,立法者不只為自由之限制活動,更應為自由之形成活動,以確保基本權利理念得於實存之社會領域中實踐(司法院釋字第六五九號解釋陳春生大法官協同意見書參照)。惟制度性保障係制憲者要求立法者建立制度,以保障基本權利之手段,不應反而成為限制人民基本權利之理由。

    於本件聲請案之前,司法院釋字第二四二號、第三六二號、第五五二號、第五五四號及第六四七號等解釋,已指明一夫一妻之婚姻受憲法制度性保障之旨。其中釋字第二四二號、第三六二號解釋均於處理重婚議題時表示:重婚之禁止係為維持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之社會秩序所設。惟釋字三六二號解釋所揭適婚之人無配偶者,本有結婚之自由,他人亦有與之相婚之自由等旨,並未限制相婚對象須為異其生理性別者始得享婚姻自由。而司法院大法官歷來解釋雖因個案不同而須闡明不同之憲法意旨,然而基本權利所保障之範圍並無分軒輊(司法院釋字第五五二號解釋、第五五四號解釋亦同其意旨。)

    復查一「男」一「女」結合關係,非婚姻制度之當然。傳統漢人之婚姻制度允許「一夫一妻多妾」,而日本殖民統治臺灣之時,法院雖允許妾無條件離開丈夫(大正八年控民字第八五三號判決例、大正十一年上民字第一〇一號判決例、大正十一年控民字第七七四號判決例),但認為妾制並不違反善良風俗(大正十年上民字第七七號判決例、大正十一年控民字第三八七號判決例),承認夫妾關係之合法性,也不允許妻以丈夫納妾構成重大侮辱為由請求離婚(大正十年上民字第七七號判決例、大正十年上民字第九四號判決例)。於中華民國民法制定之時,立法者選擇了一夫一妻制度,但並未完全否定妾制,行政機關將妾視為家屬(內政部五十四年七月十四日台內戶字第旦七七一〇六號函)、認為在民法施行前所成立之夫妾關係不構成重婚(法務部八十一年七月二日法律決字第〇九七五二號函),如受夫生前扶養亦可行使遺產酌給請求權(前司法行政部五十一年四月十七日台函民字第一七八三號函),並且在中華民國刑法施行法第九條將刑法施行前所成立之夫妾關係排除於通姦罪之適用範圍。現行民法與刑法施行法皆制定於中華民國憲法之前,如憲法所保障之婚姻制度為憲法施行前既已存在之婚姻制度,豈不表示應保障一夫一妻多妾?再者,即便立法者曾視傳宗接代為婚姻制度之目的,亦於民法第一〇五二條立法時將無子嗣排除於訴請離婚事由之外,且經民法多次修正,傳宗接代尤非當代婚姻制度之必要條件,而改以當事人之人格自主發展取代,顯見婚姻制度乃與時俱轉之制度。

    婚姻自由既受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國家即應建構足以保障此項權利之完善制度,俾人民因行使此項權利所締結之婚姻得受法律保障。婚姻制度既係人民實現其受憲法保障之婚姻自由所必須,則婚姻制度於實現婚姻自由所必要之範圍內,亦同受憲法保障(司法院釋字第三八〇號、第四五〇號解釋即已指明基本權利作為憲法上之制度而受保障,乃要求國家建立制度,以確保基本權利之實現,可資參照)。立法者為建構婚姻制度而制定相關法律,固有其形成之空間,惟各該形成婚姻制度之法律既為保障婚姻自由之實現而制定,自不得侵犯婚姻自由受憲法保障之核心領域,亦不得有所欠缺,以免與憲法保障婚姻自由之意旨不符(司法院釋字第三九六號解釋就訴訟權作為人民訴請救濟之制度性保障,即已指明立法者為實現人民訴訟權所建構之訴訟制度,不得侵犯訴訟權之核心領域,亦不得有所欠缺,可資參照)。

    是受憲法保障之婚姻制度,乃為實現婚姻自由所建構,並不因同生理性別或異生理性別伴侶之區別而異其保障。反對意見認為憲法對婚姻之制度性保障限於男女締結之婚姻,而不許人民選擇同生理性別者締結婚姻云云,乃以制度性保障限制人民之婚姻自由,實已誤解制度性保障之原意,特此指明。

    ReplyDelete

  19. (三)平等保障之審查

    1.憲法第七條與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六項

    按「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憲法第七條定有明文。憲法第七條所揭示之平等保障並非絕對、機械之形式上平等,而係保障人民基本權利在法律上地位之實質平等,若為因應事實上之需要及特殊之目的,立法機關須斟酌規範事物性質之差異,而為嚴密剪裁之對應區別對待,方與憲法之意旨相符。

    又按「國家應維護婦女之人格尊嚴,保障婦女之人身安全,消除性別歧視,促進兩性地位之實質平等」,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六項另定有明文,立法按照事物之本質而為合理之差別待遇時,仍須考量我國憲法課予國家消除性別歧視、促進兩性地位實質平等之積極作為義務。


    2.對選擇同性為婚姻對象者為法律上不合理差別對待

    (1)現行民法婚姻制度限於生理性別男女

    現行民法是否限制人民選擇結婚對象性別之自由?民法第九七二條規定:「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定之」,就法條文義而言,「男女」是否限於生理上之男、女,尚有斟酌空間。有性別研究領域學者指出,「性別」是個人持續以身體作為載體,將社會生活中之相關符號,銘刻於身體之展演行為(黃長玲鑑定人鑑定意見參照)。而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第二十八號一般性意見第五點亦曾表達相關觀點,認為女性與男性之生理差異與社會意義上之身分、歸屬和女性與男性之作用,以及社會對生理差異所賦予之社會和文化含義有別。惟人之性別自我意識建構,難免同時受到展演、社會建構及各種天生因素之影響。因此,「男」、「女」之概念,是否應侷限於生理上之定義,不無討論空間。然查,依立法者於制定民法第九七二條及第九八二條時之社會環境及立法過程以觀,當時社會通念所認知之婚姻關係,實係限於生理上之異性伴侶,是以民法第九七二條所稱之「男女」,依當時之立法原意,應係指生理上之男女無疑。是以,法律實務認為我國民法上結婚之當事人必須為一男一女(如法務部一〇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法律字第一〇二〇三五〇六一八〇號函、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一〇二年度訴字第九三一號判決等),確已造成對人民選擇結婚對象性別自由之限制。

    ReplyDelete
    Replies
    1. 如果人的人性尊嚴或人格自主為了能自由自我實現,即可直接推出中華民國國民可以「平等地」自由結婚,而不限於一夫一妻,那麼中華民國就不應法制化任何婚姻類型,而應讓國民自由締結任何類型之婚約。據此,不唯同性婚姻應受憲法保障,而是所有婚姻類型皆當如此。這樣才能達到真正的「婚姻平權」,任何欲結各種婚姻(如兒童、兄弟姊妹、親子間以及多人間)者才能被平等對待而不被歧視,不是嗎?但沒有比這個更荒謬的憲法解釋,恕我直言,這種法理學素養也太差了。我的文章與書已清楚明言,請讀我對美國大法官A. Kennedy去年合法化同性婚姻之裁決文的駁斥(見《無所謂「同性婚姻」》)。

      Delete
    2. 我要指出, 去看國外對於同性婚姻的正反辯論,
      結婚的權利(Right to Marry)用的是Civil Right
      而 Civil Right 從來都不是翻譯成人權,
      Civil Right不是憲法裡面講的「基本人權」
      但台灣的支持者根本沒搞清楚, 混淆了Civil Right和Human Right的概念
      結婚不是 Human Right, 也不是憲法裡面有義務要去保障的人權
      結婚只是 Civil Right, 是立法下的產物.

      另外Roger Lin 和太多人誤解了平等權的概念, 目前的婚姻制度,
      是對所有人做出結婚對象的限制, 不是只對某些人做出結婚對象的限制.
      法律制度根本不會去檢視每個人的戀愛傾向
      如果要控訴現在的結婚制度是不平等, 只有異性戀可以用, 這是錯的!
      目前任何成人都可以去結婚, 法律並不去問結婚的兩人有沒有愛情的成分
      有人是因為相愛結婚, 但也有非常多人是因為非愛情因素去結婚的...

      這是平等的不平等, 每個人的結婚的權利都是在的, 並沒有人被剝奪
      即使要立法同性婚姻, 婚姻制度的變化只是平等權的擴權
      只是讓每個人的結婚對象更多而已,
      並不是讓原本不平等變成平等
      而是平等(對象限制多)變成平等(對象限制少)

      法律對結婚對象的限制, 並不構成違反憲法平等權, 這觀念很重要!

      Delete
  20. 柯教授您好 在拜讀您的文章後 有問題想請教您 您說同性戀是天生的這種說法沒有科學證明 想必您很重視科學的依據 那想請教您 您說的同性戀是不正常的愛情及同性之間是的性為不正常 是在何種期刊或是何種科學論文中出現呢 真心請教您 可否為我解答疑問呢 謝謝您拜託您了。 來自臺北大學的阿信留

    ReplyDelete
    Replies
    1. 這明顯是常識,沒讀過書的人都知道,就像肛門是用來排洩不需要期刊來證明。

      Delete
    2. 同性戀的性傾向不是天生。原因很簡單。
      一、因為同性戀性行為不會傳承後代,如何傳遞同性戀基因?
      二、如果真有同性戀基因,所有同卵雙生的,若手足其中一個是同性戀,另一個應該也是,且應無一例外,但是實際情況並沒有發現。

      Delete
    3. 謝謝您的誠心提問。我無法理解男人戀愛男人而渴望與男人性交、女人戀愛女人而渴望與女人性交為什麼是正常的,又為什麼需要有「科學根據」才能給予評價。退而言之,即便同性戀或同性性傾向是天生的有科學根據,這也得不出同性戀及同性性行為是正常的。對我而言,判斷同性戀或同性性行為是否正常竟須訴諸所謂的「科學」實在是一件悲哀的事。科學沒那麼偉大,以致於我們的價值或道德判斷皆須以之為根據。

      Delete
  21. 我認為第19點似乎過度執著於同性性行為,其實政策定下最主要是要人民尊重包容,目前的教育也是,同性婚姻基本上也是兩人共組家庭,關於人工生殖方面,政策的確須再補足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