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Tuesday, January 24, 2017

血漏女人與死亡少女/ 柯志明教授

血漏女人與死亡少女

柯志明
20170115 東海大學路思義團契主日證道


經文:《馬可福音》5:21-43(合參太9:18-26; 8:40-56

        1.耶穌不是一種知識、學說、理論、思想或信念,即便那是基督教的或神學的,又即便是最自視為正統的教義或神學。不,耶穌是一個人,唯一真正的人,一個具體、真實、活生生的人,一個關乎所有人並任何人都可與之有個人關係的人;而且他不但過去存在,現在存在,並且必定永遠存在。更重要地,耶穌也是所有人的可能性,即人得以展開美善生命的可能性,也就是迄今所有與他有具體關係的人都曾經驗並展現的美善可能性。
       誰會與耶穌有關?誰願意與耶穌有關?誰需要又渴求耶穌?就是那些需要美善生命的人,也就是那些不幸、受苦、無望、無能的人,那些無法自我肯定、接納也不被別人肯定與接納的人,那些被命運折磨並經常流淚、哀哭的人,那些曾經跌倒、失敗、犯罪而無法自拔與自我原諒的人,那些清楚看見自己之醜惡與敗壞的人,簡言之,那些需要新生命可能性的人。我若不屬於這種人,我就不會需要、願意、渴望與耶穌有關,耶穌對我就只是一個宗教人物,一個所謂眾多偉大宗教人物中的一個人物,甚至是一個可笑的虛構神話人物。沒錯,我若無親身經歷耶穌的拯救,他就與我無關。我若只是聽說,只是透過各種方式「知道」耶穌及其作為,甚至包括透過讀聖經、研究神學或聽道,那麼耶穌就與我無關。即便他來到我面前,即便他在我面前施行拯救,行各樣神蹟大能,也與我無關,因為我不在乎他,不需要他,不懇求他,因而也不可能活生生地經歷他。
        耶穌當然是公共人物,但也是隱密人物;他的拯救是公共的,但也是私密的。眾人都看到他的作為,聽到他講話,但只有特定的人真正經歷並認識他的救恩;只有特定的人渴望靠近耶穌,懇求耶穌能改變他們不幸的生命。耶穌會回應他們的需要與懇求,然後拯救他們。很奇妙地,我們必須與耶穌有隱密關係,我們才可能了解耶穌的公共意義,或者,耶穌所光照的公共世界之意義。

        2.《馬可福音》5:21記戴,當耶穌從外地低加坡里坐船回來時,正在加利利海邊,有個人名叫睚魯來到他那裡,公開俯伏在他腳前,懇求耶穌醫治他的小女兒,因為她病重快死了。馬可告訴我們,睚魯是個猶太會堂的管理人,算是有點權力的地方人物。
        睚魯俯伏下跪的動作及他對耶穌說的話「我的小女兒快死了,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使她痊愈,得以活了」(可5:23),表明他承認耶穌具有治愈疾病的權柄與能力,作為一位猶太人,這也表示他承認耶穌是從上帝來的神人;當然,也表明他深愛自己的女兒,是一位充滿父愛的父親。
        耶穌答應了睚魯的懇求,與他一起去救治他女兒。

       3.就在到睚魯家的路上發生了一件事。有一個不幸的女人,她得了血漏症(陰部不正常地血流不止),她花了所有的錢看了許多醫生,不但病沒好,反而更加嚴重。她聽聞有關耶穌的事跡,於是特別來就近耶穌。由於人很多,她混在人群中,從後面擠到耶穌旁邊,然後偷偷摸了耶穌的衣服。她心想只要摸了耶穌的衣服,她的病就會好。果然,她摸了耶穌的衣服後,她的血漏立即止住,病好了。
    耶穌知道有人從後面摸他。馬可說:「耶穌頓時心裡覺得(epignous)有能力從自己身上出去」(可5:30),路加則記耶穌自己說:「因為我覺得(egnon)有能力從我身上出去」(路8:46)。這表示耶穌清楚知道有人特意摸他。簡言之,從耶穌身上出去的能力是他對「有意」觸摸他的人的回應,這是「自發」但卻也是「有意」的回應,因為耶穌「知道」有能力「頓時」從自己身上出去。
      但耶穌既然知道,又為什麼問「誰摸我的衣服?」(5:30)。我想,他知道有人刻意摸他,只是還沒立即確定是誰。正因為他知道,所以他才「在眾中間轉過來」(5:30)問誰摸他,又「周圍觀看,要見做這事的女人」(可5:32)。他發問是為了要讓那有意「暗地裡」摸他的女人能公開站出來告白自己為何要觸摸他,讓她隱藏的動機以及客觀成就的醫治事實公開表明出來。此時,那女人知道她被耶穌醫治是無法隱藏的,於是就像睚魯一樣公開俯伏在耶穌腳前告白她被醫治的生命經歷。

        4.根據舊約潔淨條例(未15:25-30),這女人本是不潔淨的,應與人群隔離,人也不得碰觸她,否則碰觸了她就與她一樣不潔淨。但她實在受盡這病的折磨,所以來決心來到人群中主動觸摸耶穌,為了要得醫治。
        這難道不就是人性嗎?人本性上都渴求幸福,都渴求能正常生活,且渴望活得有意義,尤其不幸的人。就人而言,如果誡命讓一個人無法得救,無法正常生活,那麼守這個誡命又有什麼意義?我們想,這女人應不是不願意守誡命,而是誡命無法救她,以致於她可以正常地守誡命,因為她血漏不止。但這並不是她願意的。她病了,她也努力尋求醫治,花盡了她的錢,受盡折磨,但卻無法得醫治,反而更惡化。其實,她努力尋求醫治可謂就是為了能正常地遵守誡命。
        誡命對不幸的她有何意義?誡命能醫治她嗎?誡命能讓她有能力、機會與願意敬重並遵守誡命嗎?難道潔淨條例的目的是要人一直處在不潔淨中嗎?難道誡命是為了折磨人、加深人的不幸嗎?
        不,誡命的目的是為了救治、保護聽從誡命者的生命,而不是要毀滅他們的生命。潔淨條例的目的是為了教導以色列人學習聖潔,學習在聖潔的上帝面前保有聖潔的生命,並因而保護以色列人免於污穢生活以致於滅亡。簡言之,潔淨條例的目的是讓以色列人知道自己的污穢,並尋求聖潔,以致於得以存活。

        5.這女人必定知道自己不潔淨,而且她就是為了尋求潔淨而特意來就近耶穌,偷偷觸摸耶穌。因此,耶穌沒有責備那女人,反而接納她尋求醫治的作為,並以父親的口吻篤定地對她說:「女兒,妳的信救了妳,平平安安地回去吧,妳的災病痊愈了」(可5:34)。注意聽,耶穌知道那女人受盡「災病」(mastigos)之折磨。
        顯然,這女人不敢公開靠近耶穌,不敢公開尋求耶穌的醫治,是因為她得了不潔的病,必須與人群隔開。她幾乎沒有合法且正當的機會靠近耶穌。按律法規定,凡與她接觸的人都會不潔,她若故意去讓人碰觸她,那就是她存心叫人不潔。這是公然犯罪。但她相信若能摸耶穌,她的病就會好。她面對著一個兩難:她需要耶穌的醫治,但她又必定會因此而讓許多人及耶穌因她而沾染不潔。要怎麼做?她強烈渴望被醫治,但她又不想讓人及耶穌知道會因她而不潔,於是她才「偷偷地」靠近耶穌並摸他。
        然而,我們相信,這女人深信耶穌不但不會因她的觸摸而不潔淨,反而還會使她潔淨。這是關鍵,即她信心的明證。於是,她才敢決定去觸摸耶穌。你可以說她的動機是自私的,沒為那些會碰觸到她的人群與耶穌著想。但這不是自私,而是自愛。她愛自己,因而希望自己是一個潔淨正常的人。這自愛促使她願意冒險去靠近耶穌,尋求他的醫治;她的自愛沒有扭曲她對耶穌的信心,她深信只要她摸了耶穌的衣服就能得醫治。她對耶穌有真正的信心,即她信耶穌能拯救她脫離悲慘的不潔生命。她愛自己,且希望她的自愛能透過耶穌的醫治而彰顯上帝聖潔的榮耀。
        耶穌如其所信與所願地醫治了她,並安慰她,公開宣告她已有平安,真正的平安,身心的平安,因為她整個人得了醫治。可以安心地回去過她正常與聖潔的生活。我們不知道這女人以後會如何,但很確定的是耶穌醫治了她,給她重新獲得正常生命的機會。
        如果你未曾嚐過久病的滋味,未曾經歷病痛折磨,未曾對自己絕望,未曾想要過正常生活而不可得,你就不可能明白這女人行為的意義。不,你不可能懂這女人。你甚至還會責備她不守潔淨條例的規定,故意跑到人群中,讓人不潔,害耶穌不潔。但耶穌的態度卻不是這樣,他看到的不是她違反誡命,而是她渴望被拯救。耶穌沒有否定誡命,而是超越了誡命。

        6.就在這個神奇、榮耀的「潔淨」時刻,有人從睚魯家裡來說,他女兒已死了,不必再勞煩耶穌了。確實,人死了,還能做什麼?睚魯必定萬分傷痛。但耶穌告訴睚魯:「不要怕,只要信」(可5:36)。於是,他帶著彼得、雅各、約翰這三個核心門徒一起去睚魯家。
        到睚魯家時,發現裡面嚷亂成一團(可5:38)。看,這就是死亡的效果,讓人失控,混亂,大聲哀哭,不知所措。天下皆如此,死亡是虛無之神,混亂之王,否定了一切的生命與生命意義。
        耶穌對他們說:「為什麼嚷亂哭泣呢?孩子不是死了,是睡著了」(可5:39)。這話像冷水般潑在他們身上,中斷了他們失控的哀傷情緒,並將他們的目光全集中到講這話的耶穌身上。耶穌頓時成了這喪家的焦點。很戲劇性地,這些人對死人的悲傷「哀哭」馬上變成對耶穌的「嘲笑」。顯然,對他們而言,死人比耶穌更真實。死亡是不可置疑的事實,耶穌則是輕浮、可疑的,他的話是可笑的,不,是可惡的。我想,耶穌觸怒了他們,因為耶穌對死亡不夠認真嚴肅,開死人與喪家的玩笑,當然,也是對他們這些哭成一團的人的否定。因此,他們不哭了,反而「嗤笑耶穌」(可5:40)。
        然而,請看,「耶穌把他們都攆出去」(可5:40)。耶穌要在這死亡、哭泣、嚷亂之地主導一切,他是生命的主。他要趕走那些面對死亡的無能者與加深混亂者。這些人其實根本不知道生命真相,也無法處理生命問題,更無法幫助人面對死亡。他們是無知與無能者。他們哭泣,也有同情心,對死亡有感,但這些都無濟於事,反而干擾人看清死亡真相。更重要地,他們不知道耶穌是誰,不知道站在他們面前的這位是生命的主,因而耶穌十分不客氣(甚至是不耐煩地)把他們都攆出去,叫他們離開生命之主臨在之地。
        耶穌要做他的救贖之工,不想與這些人爭辯,也不在乎這些人對他的態度,因而不想花時間在這些人身上。他很清楚他要做什麼,他能成就什麼:他要叫睚魯的女兒起來!

        7.誰能與耶穌在一起並親眼目睹耶穌的救恩?他揀選的門徒,以及求靠他的人,即睚魯及他的妻子,當然,還有那需要被叫醒的死亡少女。耶穌在這些人面前「拉著孩子的手」命令那死亡少女,說「女孩,我叫妳起來」(可5:41),於是她就立刻起來行走(可5:42)。
        這死亡少女復活了。她必定會回到人群中過正常生活,那些嗤笑耶穌的人一定會看到這少女,也一定會非常震驚。他們會怎麼評價耶穌呢?他們知道耶穌做了什麼嗎?他們知道是耶穌叫這少女復活嗎?或者,這時他們選擇相信耶穌說「不是死了,是睡著了」的話。我想,他們這時應會選擇相信耶穌說「是睡著了」的話,因為他們不相信耶穌竟然能使死人復活。他們總是要相信一項,而他們會選擇相信他們能相信的,也就是他們誤判而不是死人能復活。但耶穌確實讓死亡少女復活了,他是生命的主。
        睚魯及他的妻子能向人證明是耶穌使他們的女兒死而復活嗎?耶穌的門徒又能證明嗎?需要證明嗎?有意義嗎?「耶穌切切地吩囑咐他們,不要叫人知道這事」(可5:43)表明耶穌不在乎外人是否知道這事,也不想向外人證明什麼。但隱密的事終必顯現出來,因為這事還是「傳遍了那地方」(太9:26)。

        8.這裡有兩個女人,一個長年患血漏不治成年婦女,一個是重病死了的少女。血漏不治的婦女因著她的信,主動靠近耶穌,偷偷摸耶穌的衣服以求醫治。那個少女則全然無能靠近耶穌,因她死了。那血漏的女人被醫治是因著她的信心,但那死亡少女復活則與她自己的信心無關。她比那女人還無能,她全然不可能有信心,因為她死了。但她死而復活了,不是因為她的信心,而是因為她父親的信心,是她的父親求耶穌救她。當然,其實也不是她父親的信心救了她,因為我們實在不知道她父親是否對耶穌滿懷信心,是否對耶穌能使死人復生深信不疑。雖然耶穌勉勵他「不要怕,只要信」,但我們不知道他能否如此。看來,睚魯只能完全聽從耶穌的吩咐,任由耶穌帶領,因為他對女兒病死已無能為力。即便他有信心,但他的信心還是只能任由耶穌帶著走,只能跟著耶穌。最後,耶穌確實讓他女兒死而復生,對,是耶穌救了他女兒,而不是他的信心。他的信心只能跟著耶穌,領受並親身目睹耶穌的救恩。
        我們不知道血漏的女人得醫治後過著什麼生活,我們也不知道復活後的少女過著什麼生活。她們可能倒頭來忘了耶穌的救恩嗎?她們可能最後還是離棄耶穌而不認他是基督嗎?這都是可能的。但這些都與耶穌是基督無關,都否定不了耶穌是能改變人生命的救主。無論如何,耶穌拯救人的目的是要被拯救者展開新的生活,即遠離罪惡的生活,親近上帝又踐行其命令的生活,能全然愛上帝又愛人的生活,而不是又沒入追逐世界的生活。

        9.耶穌是生命的主,他行醫治,叫死人復活。他讓人脫離不幸,免除死亡的統治。確實,除非我們能健康正常地生活,否則我們無法展現人性的尊嚴及才華,我們無法過有意義的生活。除非我們能超越死亡,否則我們的愛無法實現,我們的生命終究被死亡囚禁而恐懼、混亂與虛無。
        耶穌超越了不幸、苦難、疾病、死亡,用現在的話說,他超越了一切人們習以為常的「正常」、「不正常」與「自然」、「不自然」。他讓確實不正常的正常了,他讓確實不自然的自然了,又或者說,他讓被視為正常的成了不正常,他讓被視為自然的成了不自然,但總歸就是,他讓一切不能好好活著的人能過有意義的生活。當然,他也超越了人群、習慣、評論與嘲笑。他主導一切,他是生命的主,他是生命與意義的中心。
        耶穌怎麼可能對我們無意義?我們怎麼可能忽略耶穌?難道我們不渴望脫離疾病嗎?難道我們不渴望脫離死亡嗎?難道我們不渴望脫離一切不幸與虛無嗎?除非耶穌不存在,除非福音書是假的,除非聖經是騙人的,除非基督徒都是可悲的無知、迷信之徒,除非基督徒改變了世界及世人生命的奇妙歷史不存在,否則人都應聽信耶穌,聽信親身經歷耶穌之救恩的基督徒有關耶穌及其福音的見證。
        耶穌是世人所渴望與喜悅的「人子」,他是真正的人,唯一真正的人,也是能使人成為真正的人且活出人的真正意義的人。他是人的道路、真理、生命。他是人的可能性:不可能的可能性,以及可能的不可能性。他是人的生命意義。沒有人不需要耶穌。

    
 © Love Truth Life. All Rights Reserved
  ©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2 comments:

  1. 第六點的最後兩行(就是第七點的上二行), 是否有錯字?
    他很清楚他要做什麼,"人"能成就什麼:他要叫睚魯的女兒起來!

    是否"人"改成"他"或"人子"?謝謝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您的提醒,已經改成「他」。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