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Friday, March 24, 2017

無制度性保障同性結合是否違憲?/ 柯志明教授

無制度性保障同性結合是否違憲?


柯志明
20170324 大肚山研經室


  
        司法院大法官為審理臺北市政府(會台字第12771號)、祁家威(會台字第12674號)就民法第四編「親屬」第二章「婚姻」規定「使同性別二人間不能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認有違憲疑義聲請解釋案,於今天(3月24日)完成憲法法庭言詞辯論。對本案,憲法法庭列出下列四個焦點問題:「1.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是否容許同性別二人結婚?2.答案如為否定,是否違反憲法第22條所保障婚姻自由之規定?3.又是否違反憲法第7條保障平等權之意旨?4.如立法創設非婚姻之其他制度(例如同性伴侶),是否符合憲法第7條保障平等權以及第22條保障婚姻自由之意旨?」我對這四個問題的簡要回應如下:

        1.問題一: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是否容許同性別二人結婚?
        答:不容許。第一,民法公佈於1930年12月26日(比1947年1月1日公佈的憲法早約16年),其第972條「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之規定單指締結於男女之間的傳統婚約,並無容許兩個同性別者締結婚約之意旨,因當時並無「同性婚姻」之觀念或傳統。此見解可從民法第1000條以後條文明確以指稱男女兩性之「夫妻」稱結婚雙方並規定其婚姻效力、權利與義務得知。 

        第二,民法第一章「通則」定義何謂直系血親、旁系血親以姻親三種親屬關係,這三種親屬關係皆以婚姻為中心而構成;可謂沒有婚姻,就沒有直系血親、旁系血親以及姻親關係。於是,第二章立即規範「婚姻」,然後緊接為第三章「父母子女」、第四章「監護」、第五章「扶養」、第六章「家」,凡此都建基於婚姻之上。顯見民法清楚預設且認知:婚姻與生育「子女」之關係,夫妻會因生育而成為「父母」,故有對子女之「監護」、「扶養」的責任與權利,以及婚姻如何形成有直系血親與旁系血親之「家」的自然功能,以及更大的姻親關係。凡此都認定婚姻只存在於男女兩性之間,並以之作為民法所認定之整個親屬系統的基礎與源頭。 
        第三,這就是為什麼大法官釋字第712、696、647、554、552、365、362、242號解釋文都肯定民法規定之婚姻為一夫一妻制,並清楚肯定一夫一妻制為「社會秩序」以及「社會形成與發展」與「公共利益」之基礎,如釋字第552號解釋文之理由書即說:「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係為維護配偶間之人格倫理關係,實現男女平等原則,及維持社會秩序,應受憲法保障」,釋字第554號解釋文與理由書更進一步明言:「婚姻與家庭為社會形成與發展之基礎,受憲法制度性保障」,明白說「受憲法制度性保障」。 
       此外,如果民法必須納入同性婚姻,那麼按第四編「親屬」之法理難有拒絕同性婚姻者有生育、扶養、監護子女之權利。但結同性婚姻者若有上述合法權利,因其無法自然生育而必須透過人工生殖或領養始能生養子女,如此一來,則必因而剝奪了孩子同時擁有父母親並在其照顧下成長之權利,也剝奪他們在親屬倫常系統中自我定位並發展其人格的權利。沒有人有權利決定一個新生命生長於一個同性婚姻家庭中,而刻意使之喪失擁有父母親及正常倫常關係之權利。 
        況且,既然同性婚姻主張者認為婚姻與生育無本質關連,那麼他們就不應主張他們因可結婚而有生育兒女之權利;反過來說,他們若主張他們因結婚之故而有生育兒女的權利,那麼他們就必須承認婚姻本質上與生育兒女有關;若然,他們也就必須承認婚姻本質上只能存在於具有生育可能性的男女兩性之間,而這正是民法第四編所規範者。 

Thursday, March 23, 2017

【風向新聞全民開講】

柯志明教授(2017年03月27日)接受風向新聞「全民開講」主持人曾獻瑩錄影採訪,與裘佩恩律師一起談(3月24日)司法院舉行的憲法法庭言詞辯論庭的四個焦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