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Tuesday, April 18, 2017

出死入生/ 柯志明教授

出死入生

柯志明
20170416 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復活節主日證道


經文:以弗所書2:1-10

        1.只有活人知道死亡,只有聖潔者知道污穢,只有義人知道罪惡,只有自由者知道被奴隸,只有認識真理的人知道錯謬;而只有被上帝救贖與光照並領受祂啟示及恩賜的人,才有能力認識自己的生命以及現實處境。沒有人能完成蘇格拉底所領受「認識你自己」(gnōthi seauton的哲學任務,除非有耶穌基督的父上帝之救助。
        我們若真知道上帝在創世以前就已在基督裡揀選我們並預定我們得兒子的名分,又知道祂已賜給我們什麼福分與能力,那麼我們就能因而回頭認識到我們的現實生命;其實,不只我們自己,我們更能認識整個人類的生命處境。確實,唯有認識永恆真理者才有能力認識變化不定的現實存在,簡言之,唯獨領受上帝能力及其真理因而有上帝視野的人才能真正認識這世界之真相,也才能認識人自己。所有必死之人所構作出來的哲學思想都對此無能為力。
       因此,當基督徒因著啟示而知道自己的榮耀身份與能力時,他也必然因著啟示而同時承認自己是罪人與死人。人若不能真正地認識到自己是一個無可救藥的罪人與死人,他就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基督徒。基督徒就是一個願意誠實承認自己是一個滿身罪惡的死人,一個因著耶穌基督的血而得救贖的人,一個知道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全然屬乎在基督裡的恩典的人。

        2.保羅在〈以弗所書〉1:15-23祈求上帝賜那能賜人智慧與啟示的聖靈給以弗所的聖徒讓他們真知道上帝以及祂在所選召的人身上所彰顯的榮耀與能力之後,接著在2:1-10他轉而誠實無偽地告訴以弗所聖徒,他們經歷了世人所不知也不可知的生命轉變:出死入生,即死而復活。
       保羅清楚明白地向以弗所聖徒說,你們過去乃「死在過犯罪惡之中」(2:1)。「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也可以譯為「在過犯與罪惡之中是死人(nekrous)」,保羅不是說「像」死人,而是說「是」死人,即實實在在沒有生命的屍體,也就是對過犯與罪惡完全沒有感覺、反應而湮沒在其中的人。過犯與罪惡是死的原因,也是結果;人因過犯與罪惡而死,但人也因已死而不可自拔地犯罪,任由罪惡支配。
       現實言之,保羅當然知道以弗所聖徒以前活著,但他也知道這是表象,是肉體的生物現象,與永恆生命無關。肉體的生命不是人的真正生命,因為人是按照上帝形象創造的,因而必須活出上帝的形像、特質才算是真正的活人。

        3.保羅指出以弗所聖徒過去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的三個證據。第一個證據是「那時,你們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2:2a)。所謂「今世的風俗」(ton aiona tou kosmou toutou)指的是這整個世界的世代,保羅說以弗所的聖徒過去活在世界的世代中。保羅這話預認了整個世界的世代是敗壞邪惡的,這觀點與當今主流的多元文化主義的意識形態不同。
        當代人認為要尊重不同的文化,因為不同文化有不同的價值,而且無可取代。甚至許多基督徒也如此主張,他們認為聖經與基督信仰也都是特定社會文化的產物,並非普遍、絕對的,因而認為教會要認同與接納各時代與各地方文化,不要消滅當地或流行文化,甚至以教會不接納流行文化為可恥或落伍。
        然而,從舊約到新約的聖經文化觀不是如此。聖經總是要求上帝的百姓要時時醒覺並不效法外邦人的「惡俗」(利18:3,30; 12:30; 代下13:9),而要單單遵守上帝的吩咐、教訓、誡命而過分別為聖的生活,保羅的話可總括這個基本態度:「不要效法這個世界」(羅12:2)。
       事實正是如此,今世風俗讓我們深陷拜偶像、迷信、淫亂、貪婪、驕傲、自大、自我中心、仇恨、殘暴、謊言、意識形態等等邪惡敗壞之中。我們出生並生活在世界的風俗之中,從小不知不覺耳濡目染壞信仰、壞思想、壞習慣、壞行為模式而不自知。更不幸的是,我們不但不知道這些邪惡敗壞,反而以之為真理、美善、珍貴而竭力為之辯護,擁戴它,持守它,延續它,且不容許人反對批判。
        請看我們身處的文化風俗。倘若你的心靈被上帝光照,那麼你將清楚看到我們是活在如何邪惡敗壞的文化風潮中,全世界皆然,古往今來都如此。民主、科學、理性有讓我們脫離這些敗壞嗎?沒有,完全沒有,只是以另一種偽裝的方式更深陷黑暗之中。今天,各式各樣的殘暴、殺戮、傷害、欺騙、專制、淫亂、污穢、卑賤、謊言等等罪惡依然活躍不息地流竄在世界各處。

        4.第二個證據是「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2:2b)。如果前一個過犯罪惡或許某部份可以靠文化批判而自覺醒悟,但是這第二個證據則是人不可能察覺與承認的。沒有人會知道與承認自己的生活是服在邪靈的手下,不但如此,人都自以為掌握了真理,相信與朝拜的是真神。但保羅清楚明白地說,在歸信耶穌基督前的以弗所聖徒的生命是服在邪靈的手下,而且必定如此,因為邪靈是空中掌權者的首領。
        這是最觸怒人心的宣告,因為這徹底否定了人的主體性與對自己生命的主權。人自以為是生命、認識、實踐的主體,能憑自己的能力認識事物,具有選擇、決定、行出作為的自由意志,可以規劃、安排甚至創造自己的生命。那些自認為有思想、學問的人更是如此。但是,保羅徹底否定人的這種自我認知。人不但不是能自我決定的主體,反而是順從邪靈的奴隸。
        沒有中立的人:若不是屬上帝,就是屬魔鬼。馬丁路德在他的名著《論奴隸意志》(De Servo Arbitrio)裡清楚表明了這個聖經的真理。如果我們有自由,那是因為上帝決定給我們自由。只有自由的上帝能給人自由,也願意給人自由。自由是上帝的恩賜。只有在上帝裡才有自由,因為唯獨上帝是自由的。一旦離開上帝,就無所謂自由。
        活在魔鬼底下,全無自由可言。魔鬼是悖逆上帝的假神,他的根本意圖就是對抗自由的上帝,因而他反對自由,而全然專注於專制控制。凡離棄上帝的都活在魔鬼的控制之下。請看人類歷史,從古至今,若非服在魔鬼底下,我們根本無法理解人為何會做出如此多不可思議的邪惡之事。整部人類歷史就是罪惡史,清楚證明人根本不是有正常人性的人,而是魔鬼的奴隸。
        在我看來,Sophocles所寫希臘最著名的悲劇《伊底帕斯王》(Oedipus Rex)清楚描寫了人如何服在邪惡之神底下的命運:人的努力奮鬥正正好促成了他被操弄而必須承受的罪惡與厄運。伊底帕斯是個願意努力為善的人,但他整個命運已被注定會殺了自己的父親而與自己的母親結婚,雖然他一直努力要擺脫這個命運;但他愈努力,就愈在不知不覺中犯下被注定的弒父娶母的大惡。如果不是邪惡之神的刻意操控,伊底帕斯不致於如此。伊底帕斯王的上面有一位刻意控制良善的人犯下罪惡的邪惡之神。這就是魔鬼的作為,牢牢地控制著人只能為惡而無法為善。
        如果人在歷史上還有那麼一點思想、反省、覺悟、改過、向善、創造的自由,那都因上帝的賜予與護理之故。如果上帝不憐憫我們、恩待我們、給我們仍可以活得像人的機會,那麼我們將不再是人,而必變為禽獸或鬼魔。

        5.第三個證據是「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2:3)。順從邪靈的人必定是放縱肉體慾望的人,也就是憑自己喜好而隨心所欲行事為人的人,也就是按自己的思想而行的所謂的「自由人」。這是人的自然性情,所以保羅說「本為」(physei),即生而自然如此。
        保羅所謂的「放縱肉體的私慾」不單指放縱人的動物性慾望,如食慾或性慾,而更是指一切自我中心而悖逆上帝的慾望,包括身體、心理、思想種種偏私的慾望。放縱肉體的私慾就是指不節制我們那悖逆上帝、無根、無止盡的各種身體、心理與思想的慾望,這些慾望致使我們犯下偷盗、淫亂、殺人、說謊、貪婪、自私、嫉妒、無情、殘酷、驕傲、自大、拜偶像等等的罪。
        何其可悲又反諷,一個魔鬼的奴隸竟自以為是可以隨心中喜好去行的自由人。正是如此,魔鬼奴隸的最大特色就是堅信自己有完全的自由,也就是自認為自己就是自己的主人。據此,我們可以說,把每個人的自由絕對化的社會同時也就是一個順服魔鬼的社會,一樣,把某一個人之自由絕對化的社會,如君王,也是一個順服魔鬼的社會。凡隨著心中所喜好去行的都是悖逆上帝的可怒之子。我們不得不說,當代人所謂的自由、權利、自主常常只是私慾的代名詞,那不是真正的自由與權利,而是不願被約束與否定的慾望。

        6.隨從今世風俗,隨從邪靈,隨從自我喜好,這就是我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的三個明顯證據。這三者環環相扣,魔鬼控制我們,叫我們放縱肉體私慾,且甘願順服他,因而造就今世風俗;如此循環往復。在上帝的眼中,我們過去其實是死人,雖然我們肉體活著,但那樣的生命是虛空無意義的,最終將毀滅在上帝的憤怒之中。
        根據聖經,人死在過犯與罪惡中有兩個不同但不可分的意義:第一,人因犯罪而失去活出上帝榮耀形像的能力,而全然為罪惡所綑綁,成為完全與上帝無關並無法榮耀上帝的靈死之人。第二,死亡是上帝對人之根本悖逆犯罪的報應,因而是上帝刑罰的結果;因此,所有人都活在上帝的憤怒之下,必受死刑的懲罰。人死在過犯罪惡之中正是被上帝判死刑而活在上帝烈怒中的明證。
        據此,因著悖逆上帝,存在上,人是必死且已死的;倫理上,人「本為可怒之子」,是該死的,已被判了死刑。事實清楚顯明,我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是會死的、已死的,且是必死的。人若能超越罪惡,就能超越死亡;反之亦然。但人不可能超越罪惡,故是必死的。那些宣稱人能超越罪惡而超凡入聖者都是自我欺哄的生命騙子,他們的死亡證明他們的話是假的,更證明他們對生命的無知與刻意欺瞞。

        7.然而,上帝因著祂對我們的憐憫以及愛我們的「大愛」,而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一同復活」,而且「一同坐在天上」(2:5-6)。上帝不但讓我們死而復活,重新給我們新生命,而且讓我們坐在天上。復活意味著超越死亡,超越死亡意味著超越罪惡,因為死亡是罪惡帶來的結果。坐在天上意味著超越這世界的一切,活在永恆的榮耀之中。這些都是已經在基督裡成就的事實。
        我們能與基督一同復活,是因為基督承擔我們的罪,為我們死,然後死而復活,而我們藉著信他而與他同死同復活(羅6:3-11)。基督的復活以他的死為前提:若基督沒有被釘十字架而死,就不會有他的復活。基督的復活是為了顯明、成全他的受難與死亡的意義。
        基督的死是古往今來最為獨特的死,不同於世上所有人的死,也就是上帝之獨生愛子的死,以致於具有終極、無限、永恆的意義。這死不但承擔了人的一切罪而使人得以被上帝接納並稱為義(來7:24-28),更清楚啟示了他的父上帝是一位愛的上帝(約一4:8,16),祂的愛大到願意為背叛祂的罪人捨棄自己的獨生愛子(約3:16; 5:8; 約一4:9-10)。
        但同時耶穌的死也表明上帝是一位無限聖潔、公義而無法容忍罪惡的上帝,以致於他必須以自己的獨生子來審判、清算、對付人的罪惡。我們是藉著耶穌的死而得蒙救贖,這表示我們的罪惡有著難以估量的深重,以致於上帝必須以自己的愛子作為贖人之罪的代價。這當然是恩典,但卻是無限重價的恩典。若非上帝有對我們無限的愛,祂必不會白白付上這個無限的代價,正如保羅所言「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豐富的恩典」(2:7)。
        復活充分表明,被釘十字架的拿撒人耶穌是上帝的愛子(羅1:4),他為人的罪而死,如今上帝讓他從死亡再活過來(徒2:24, 10:40; 10:9; 林前6:14; 林後4:14; 1:1; 13:20)。如果沒有復活,耶穌是的死與所有人的死無異,因而無法顯出他的真正身份與死亡的意義,當然也無法承擔人的罪而使上帝悅納人。唯有復活清楚表明耶穌的身份以及他的生與死的意義。就啟示的意義上說,耶穌的復活才徹底啟示了上帝最深奧的旨意(弗1:9, 3:3-13),上帝本身也才清楚被表明出來(約1:18)。
        真正的基督教會是在耶穌基督復活之後建立起來的。沒有基督的復活,就不可能有基督的教會;反過來說,基督教會的存在及其不可思議的拓展與延續正是基督復活的明證。除非耶穌基督真地死而復活,如同聖經所言,否則我們將完全無法理解整個基督信仰及其教會與所創造文化如何可能;除非耶穌基督復活,否則我們將無法理解基督徒不可勝數的言行與事蹟,尤其像使徒這樣「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徒4:13)是如何在重重政治壓迫與難困中建造起初代教會的。

        8.不但如此,我們必須記得,上帝不但使聖徒與基督一同復活,而且使他們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2:6)。這是十分令人震驚的信息:聖徒不但復活,而且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這表示,聖徒完全超越了這個世界,而進入了上帝的永恆國度裡,活在上帝的永恆全能的守護裡。這呼應了1:5所言,我藉著耶穌基督得了兒子的名分,因而與他一同住在上帝的家裡。
        沒有人能看到聖徒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但卻可看到基督徒如何彰顯屬天的特質。誠然,基督徒帶給這世界種種美好的事物:福音、美德、哲學、文學、音樂、美術、建築、科學、醫療、教育、政治等等。這些都是從耶穌基督那裡產生出來而帶給世界的恩典,直到如今這些恩典都未曾止息。
        這些都是上帝在耶穌基督裡賜給我們極豐富的恩典,而這些恩典上帝要顯明後來的世代看。因此,基督徒要認得這些恩典,要教導、承傳、延續這些恩典,讓他們在歷史流傳著,以致於讓將來的人可以知道並追隨。從第一世紀的巴勒斯斯坦開始,福音如今已傳遍天下,數不盡的天下各民各族的人聽信了福音而成為基督徒,這正是極豐富恩典的明證,必須代代傳頌。
        基督徒既然已經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那麼他們在地上所遭遇的一切苦難、攻擊、逼迫、不幸、死亡都無法改變這個永恆的事實,基督徒也不應為這個不幸的世界而懷憂喪志。沒錯,至今為止,基督徒仍不斷遭受各種殘酷的迫害,身心俱受折磨,然而這一切都無法阻止基督徒繼續當基督徒,也無法阻止基督徒叫人成為基督徒,更無法打擊基督徒將各樣美善施加給這個世界。

        9.請注意且記得,是上帝使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不是我們靠著自己的任何能力而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上帝是我們能與基督一同復活的完全主動者,我們是全然的被動者。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死人沒有任何能力,當然更沒有讓自己又活過來的能力。你或許會說,是我決定我願意相信耶穌基督的,如果沒有我的決志則我就不會相信;我至少有決定相信的自由,不致於全然都是被動的。但聖經卻明說「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上帝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2:8-9)。很清楚,我們得救連同我們的信心都不是出於我們自己,而是上帝所賜的,我們無可誇口。
       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信心必須以生命為前提。沒有生命,就不可能有信心;即便有生命,也不見得有信心。死人沒有生命,當然不可能有信心。除非人活著,否則不可能有信心。但人不可能讓自己活著,因而人也不可能憑自己而有信心。總之,人有生命,又能有信心,這全都是上帝的恩賜,而不是出於人自己。聖經既然明言,我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我們也就不可能在過犯罪惡之中能有對耶穌基督的信心,除非上帝先給我們能相信的生命。
        有關上帝的預定與人的自由的辯論是不必要的,爭論人是否有獨立於上帝之外的自由意志也是多餘的。我們的存在與自由都出乎上帝,也不可能獨立於上帝之外。這是無可爭辯的。任何想要在上帝之外為人爭得一點獨立自主的意圖都是高傲悖逆的表現,當然背乎聖經真理。
        十分確定的是,上帝在基督裡賜我們生命,讓我們從罪惡過犯中死而復活,雖我們不知道上帝成就這一切的細節。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上帝讓我們從死亡中活過來,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開始有脫離罪惡過犯的生命。這正如我們不知道我們何時開始存在、何時被生下,這一切都是我們有了現在的生命之後被告知與推論知道的。雖然我們不知道我們何時開始存在、何時被生下,但無論如何,我們十分確定我們被我們的父母生下來了,我們是父母親的孩子;即便我們對父母的認識不完全甚至模糊不清,這都否定不了我們永遠是我們父母親的兒女;我們的生命是他們給予的,而不是我們自己自我生育的。對於我們的生命,我們是完全的領受者,而我們的一切自由活動都在我們有生命之後。
        正如祂的創造,上帝的救贖是全然主動的,而我們則是全然被動的;被造者對於其被造沒有任何的主動性,一樣,被救贖者對於其救贖也沒有任何一點的主動性。我們被我們的意識所誤導而以為我們在救贖上有什麼主動性或貢獻了什麼,其實毫無貢獻可言,連我們有機會相信又能相信都是上帝賜予的恩典。這是顯然的。

        10.聖徒是上帝的作品,是在基督裡做成的,而不是在亞當裡造成的;目的在於活出榮耀美好的生命,就是行上帝預定要我們去行的一切良善。上帝在我們身上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活出祂要我們活出的那種生命,也就是聖潔、良善、榮耀、喜樂的生命。這是在基督裡重生之聖徒獨特的生命,而不是一般人能有的生命。
        基督徒的善行是基督已然復活的關鍵明證。雖然人死而復活在邏輯上是可能的,但事實上基督徒並不能令人滿意地向人證明耶穌基督真地死而復活了。然而,基督教會之所以能建立並且傳到世界各地,使無數的世人聽信福音而成為基督徒,到處行善,改變人類的生命與文化,使人沐浴在福音真理之中。這其實就是基督徒與基督一同復活的明證。基督若沒有復活,基督徒就不可能有復活的生命以及他們行出與創造出的種種不可思議的作為及文化。
        臺灣人對此應不陌生。從十七世紀基督信仰傳到臺灣,許許多多的歐美基督徒前仆後繼地來到臺灣,將一生獻給臺灣,為臺灣人活,默默地幫助許許多多邊緣、弱勢、悲慘的臺灣人,最後也死在臺灣。我們要如何理解這些一生離開家鄉的歐美宣教士、神父、修女、醫生等基督徒的生命?他們何以能如此?若非他們有另一種不屬這世間的生命,否則他們不會如此行。其實,不只在臺灣,基督徒的善行遍及整個世界。

        11.一個聖徒就是一個與基督一同復活又坐在天上的人,因而必定是一個敏感於過犯罪惡而尋求良善與永生的人,也許他現在還行得不完全並有許多軟弱,但是他必定一心一意尋求從上帝而來的永恆生命、真理、良善與榮耀。
        總之,相對於過去死在過犯罪惡中的狀態,(1)一個聖徒必能察覺並且不隨從整個世界的世代風俗,或許未必立即覺察或遠離,但最終必定能覺察且不隨從。(2)一個聖徒必能覺察魔鬼的作為且不會順服魔鬼各種黑暗的權勢,因而不會與邪靈運行於其中的悖逆之子結交同行。(3)一個聖徒必敏感於自己生命的敗壞,因而不會放縱肉體私慾並隨著心中所喜好的去行,以致於為可怒之子。這一切都唯獨建立於基督的死而復活之上才可能。

        耶穌基督死而復活是基督信仰的心臟,正如保羅所言:「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林前15:14),並且「基督若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便是徒然,你們仍在罪裡。就是在基督裡睡了的人也滅亡了。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林前15:17-19)。因此,沒有基督的復活,則基督信仰不可能是真實可信的。但整部二千年的基督徒生命史清楚顯明基督與基督徒的死而復活是真的,無可辯駁。阿們。


© Love Truth Life. All Rights Reserved
©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