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unday, June 4, 2017

上帝家裡的人/ 柯志明教授

上帝家裡的人

柯志明
20170528 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主日證道


經文:以弗所書2:11-22

        1.人本性上即屬於家。每個人都需要家,也出於家。第一個人亞當及他的妻子夏娃正是出於宛如家之位格關係的聖父、聖子、聖靈三一上帝的創造,反過來說,三一上帝把人造成本性上屬於家的生命。
        根源上,整個人類本就是一個大家庭,是由第一個家庭繁衍出來的大家庭,也是由無數個別家庭組成的大家庭。因此,人類的墮落就是家庭的墮落,人類的罪惡就是家庭的罪惡,人類的紛爭就是家庭的紛爭,總之,人類的問題就是家庭的問題。
        今日,人因家庭罪惡破碎而不愛家庭,輕看家庭,離開家庭,甚至痛恨家庭,破壞家庭,拆毀家庭,至使人流離失所,無家可歸,混雜而居,成為罪惡的奴隸,害人害己。不但自己喜愛如此,也喜愛人成為如此,因而毀壞自己的家庭,又毀壞別人的家庭。世人每天以不孝、姦淫、拐騙、偷盗、謀殺、謠言、毀謗、戰爭等等罪惡毀壞家庭,更以敗壞邪惡的學說思想從根拆解家庭。
        現實上,人的家暴露在各種威脅禍害之中,難以安穩固存,因而人常常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四處游蕩,不得安息,悲苦異常。不幸,世間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守護我們的家,甚至更為不幸,世間也沒有值得我們信賴的家人與家庭。然而,我們渴求一個可永久安歇的居所,一個能享受愛的家,在那裡,有愛我們又為我們所愛的家人,永恆地相愛著。哪裡有這樣的家?沒有,世上沒有這樣的家。但我們本性就是渴望這樣的家。
        唯獨上帝能給我們這樣的家,也早已為我們預備了這樣的家。這是基督信仰給我們的好消息。福音告訴我們,藉著相信耶穌基督,我們即可成為上帝的兒女(約1:12),也就是成為上帝家裡的人。基督的福音向我們宣告,上帝不只是聖徒的創造者、救贖者,更是我們在天上的父。我們與上帝的關係不只是創造與被造的關係、統治與被統治的關係,更是生與被生的關係,愛與被愛的關係。

        2.在今天的經文中,保羅歷史地陳述非猶太人與猶太人的分別,事實地指出非猶太人生命的虛空性,即與上帝的選民、上帝的兒子基督以及祂的應許無關的「局外人」,因而「沒有指望,沒有上帝」(2:12)。這個宣告否定了普世人類自以為是的自我認定,否定一切被推崇高舉的文化、學問、思想與宗教;那一切都是沒有指望的、無意義的,因為沒有上帝。
        這樣的宣告必定觸怒人心,觸怒人那以自我為中心的民族情感、文化情感、傳統情感。但這宣告是真實無偽的,因為人類所有的一切都無法讓人超越罪惡、苦難與死亡,人完全被死亡統治,以致於一切都將消失在死亡之中。必死的人不可能有任何指望,正如《傳道書》所言,一切都是虛空。誰能否定?若有人否定,那麼我們也只能說必死之人的否定也是虛空的。

        3.然而,「如今你們從前遠離[上帝]的人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基督的血,已經得親近了」(2:13)。第13節的原文第一個字是「如今」,對比11節的「從前」。現在,你們這些從前迷失及在祂的拯救之外的人,藉著耶穌基督的血已經變成在基督裡而親近上帝的人了;換言之,因著被耶穌基督的血救贖,基督徒的生命有了全然不同的改變:不再活在虛空裡,不再沒有指望,不再沒有上帝,被納入上帝的百姓、恩約、應許與家裡。
        耶穌基督的血,也就是他的死,帶來了和好,使上帝的選民猶太人與非猶太人和好,更使人與上帝和好。耶穌基督打破了上帝選民與非上帝選民的冤仇,也就是聖潔之人與不聖潔之人的冤仇,使兩者互不再視為當置之死地的人,不再彼此觸怒,不再仇恨。
        保羅說「中間隔斷的牆」(2:14)時心中可能浮現被建在希律所建聖殿的內院與外院之間的那道牆。1871年與1935年發現了兩個告示板,上面寫著「外邦人一律不得越過聖殿四周的圍牆;犯者處死,咎由自取」。因此,這個「中間隔斷的牆」激發上帝選民與非選民的彼此仇恨與憤怒;猶太人仇恨所有那些不與他們同族又輕視他們的信仰的人,而非猶太人則仇恨猶太人的自大與對他們的「歧視」。
        但我們要說,這個牆是因宗教信仰而築起來的,也就是因上帝的揀選、立約、啟示而築起來的,因此,某意義上也可以說是因上帝而築起來的,因為是上帝把猶太人與非猶太人分開來的。因為是上帝分開來的,因而只有上帝自己可以拆毀。現在,上帝藉著自己的獨生子耶穌基督「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不但如此,而且將猶太人與外邦人「造成一個新人」(2:15)。
        請注意,保羅告訴我們,猶太人與外邦人的冤仇就是猶太人從上帝所領受的「律法」。「律法上的規條」的原文“ton nomon ton entolon en dogmasin”共有「諭令」(dogmasin)、「命令」(entolon)、「律法」(nomon)三個字,明顯強調這律法的多重嚴密性,也似乎暗示著這律法所引發的仇恨是如何地難以解開,也就是人不可能隨意跨越。無論這些律法是指專給以色列人的宗教禮儀律、民事與刑事條例,又或是道德律,這些律法全都是從上帝來的,也全都與全人類直接或間接有關。然而,現在猶太人與外邦人藉著耶穌基督而成為一個新人,彼此互為肢體,成為不可分割地連結一起的一個身體(2:16)。

        4.我們要強調,若不是藉著耶穌基督,沒有人可以跨越上帝所立下的律法這條界線,這也就是說,沒有藉著耶穌基督無人可以廢除律法所反映的仇恨。請注意,耶穌基督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與冤仇,不是指他廢除了律法,不,他清楚宣告:「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成全。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太5:17-18)。耶穌是以捨棄自己的生命為我們成全律法的要求,以致於可不受律法的控告,而得在上帝面前稱義,被上帝悅納為兒女。因此,任何相信耶穌基督的聖徒都敬畏律法但卻不為它所奴役。
        因此,任何聖徒都不可隨意對待律法,都不可說律法已經無用、不需要了;不,如果律法無用、不需要,耶穌基督的血也就不需要了。因為律法是不可廢的,所以人永遠都需要耶穌基督的血的救贖。因此,耶穌基督廢去的不是律法本身,而是律法對人的控告、奴役與所激發的種種罪惡與死亡的力量。
        今天有許多基督徒宣稱,舊約律法已經失效,甚至十誡也是,它們對基督徒沒有任何拘束力,基督徒可以不理會與遵守。例如,舊約禁止同性性行為,但耶穌基督則沒有禁止,新約沒有禁止,云云。這全然是為肉體情慾辯護的謬論。律法對基督徒沒有拘束力不是因為律法是過時的、失效的,而是因為耶穌基督的血遮蓋了我們,使我們免除律法的控告。
        誰不在基督裡,誰就必然受律法的控告;誰不在基督裡,誰就負有守全律法的債;誰不在基督裡,誰就必然要承受上帝的烈怒與毀滅。相反地,誰在基督裡,誰就可免除律法的指控,因為基督已經替他承受了這個指控;誰在基督裡,誰就免除守全律法的債,因為基督已經替他免除了律法的債;誰在基督裡,誰就不必承受上帝的烈怒與毀滅,因為基督已經替他死了。
        不,基督徒不是不應滿足律法的要求,而是應超越律法的要求,他的所做所為比律法所要求的還要多且高。

        5.保羅告訴我們,耶穌基督不但帶來和好,他自己就是那和好的本身,2:14的原文是「因他是我們的和好」。換言之,他之外沒有和好,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好。這意味著,當人沒有與上帝和好,人也就不可能與人和好,反之,人之所以能與人和好是因人與上帝已經和好。人與人和好是人與上帝和好的自然結果,而人只能藉由耶穌基督與上帝和好,或者,人只能在耶穌基督裡與上帝和好。
        人要怎麼在耶穌基督裡?唯獨相信耶穌是基督,是上帝的獨生愛子,是道成肉身的聖子上帝,是承擔我們的罪而獻上自己的無始無終之大祭司,是能救我們出死入生而賜給我們永生以及「天上各樣屬靈福分」與榮耀的救主。
        相信耶穌基督就是相信上帝,就是正確回應並榮耀上帝的唯一方式,因為相信耶穌基督就是相信上帝是一位信實可靠、完全公義又守約施慈愛的上帝。任何相信耶穌基的人都相信相同的福音,都被聖靈重生而為上帝的兒女,都一同連結於基督而成為基督的身體,彼此互為肢體,基督是他們的頭。
        我們必須注意,這個「兩下歸為一體」不是指人的外在集合或聚集,而是指內在生命的真正合一,因為「我們兩下藉著他被一個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2:18),也就是說,藉著耶穌基督,所有相信他的人都一同被聖靈感動,彼此相通,並因而能進到父上帝正前,為祂所接納。這就是《使徒信經》所謂「聖徒相通」的意思。

        6.所有重生得救的基督徒都是聖徒,所有聖徒都是上帝兒女,都與上帝同住在祂的家裡。因此,保羅向以弗所的基督徒說「你們不再作外邦人和客旅,是與聖徒同國,是上帝家裡的人」(2:19)。
        保羅這話有兩個對比,即「外邦人」對比「聖徒同國」,以及「客旅」對比「上帝家裡的人」。「外邦人」就是未曾見過的陌生外人(xenoi),而「客旅」就是無家可歸的人(paroikoi);「與聖徒同國」是與聖徒同城邦的人民(sympolitai),「神家裡的人」就是屬於上帝家裡的人(oikeioi tou Theou)。換言之,非猶太人藉著耶穌基督而不再無國無家,四處漂流遊蕩,而是歸入上帝的國與上帝的家,為上帝所統治、保護與照顧。上帝是他們的王,是他們的父。
        國是政治概念,是政治權力所及之處。上帝國就是上帝所統治的領域,聖徒就是活在上帝國裡的人民,因而與聖徒同國就是同屬於為上帝所治理的國度裡的人。在這裡,上帝是最高主權者,祂治理、保護這國裡的人民。上帝國當然不是地上國,但卻顯現在地上國之中。聖徒雖為地上國民,但在永恆之中是上帝國民。基督徒生命的真正統治者是上帝,而不是任何其他的什麼掌權者。即便在地上基督徒為世上的政權所統治,而且原則上當順服掌權者,但真正統治著基督徒的是上帝,以致於基督徒沒有絕對順服地上政權的義務。沒錯,地上政權是上帝設立的,目的「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羅13:3),「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羅13:4),因此,當掌權者偏離這個職權,而迫害行善的,叫行善的懼怕,甚至迫害人信耶穌基督的父上帝,他們就失去作為上帝用人的權柄,以致於基督徒不應順服他們,因為「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5:29)。基督徒沒有義務成為地上任何政權的奴隸,地上政權也沒有奴役基督徒的權力。
    我們要強調,與上帝國相對的不只是人的國,同時更是魔鬼的國;其實,人的國最終看來也可說是魔鬼的國,因為魔鬼被上帝容許成為「世界的王」(約12:31;14:30)。人活在地上國度無非就是赤赤裸裸地活在惡者之下,「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2:2),任由惡者擺佈,生命黑暗悲慘,乃至「死在過犯罪惡」之中。因此,屬上帝國的基督徒不受魔鬼的統治與奴役。

        7.聖徒不但是上帝國民,更是「得著兒子名分」(1:5)的上帝家裡的兒女(約1:12)。對,基督徒是上帝的兒女,何其榮耀的身份!
        家是愛的居所,是生命得以生育、成長、延續的處所,是人領受父母之愛並與家人彼此相愛的地方,是人得以被扶持、照顧、保護、安慰而可安心生活的地方,是生命的避風港與避難所,是外人不得擅自進入的地方。
        聖徒作為上帝的家人,就是被上帝所生的兒女,是領受上帝之愛的人。沒為上帝所生,不被聖靈重生,人就不可能成為上帝的兒女,以致於活在上帝的家中。上帝的家就是在基督裡可以與上帝及其他聖徒彼此相愛的地方,是會被聖父、聖子、聖靈以及其他上帝兒女及使者所扶持、幫助與保護的地方,是不屬上帝的惡者及悖逆者不得進入的地方。
        活在上帝的家裡,就是活在永恆可安息之地,活在永恆聖潔、平安、公義、慈愛、榮耀的居所。在那裡,人可以真正自由地展現並享受他生命無窮的可能性與意義,不受任何罪惡、苦難與死亡的威脅。

        8.聖徒的國度與上帝的家在世上就是作為基督身體的教會,也就是上帝的聖殿,上帝居住的所在。這個殿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基礎上,以耶穌基督為房角石。使徒是耶穌基督所揀選、授權宣揚他的福音真理的人,先知是上帝所揀選傳講祂的話的人,因此,使徒和先知代表新約與舊約的上帝話語。沒錯,教會就是建立在上帝的話語之上。房角石是一棟房的第一塊基石,作為每一磈房子石頭必須對準的第一磈基準石。沒有這一塊石頭,房子蓋不起來。
        保羅以蓋聖殿為喻表明教會是如何地被建造在上帝所啟示的真理、教訓、誡命、福音與基督之上,以致於上帝得以住在其間。總之,教會建立在上帝的道之上,基督則是成了肉身的道,清楚明白將上帝的道具體啟示出來的上帝的道本身。沒有上帝的道,我們對上帝一無所知;沒有上帝的道,我們也不可能知道被彼拉多釘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穌是上帝的獨生子;沒有上帝的道,我們不可能信耶穌基督;沒有上帝的道,我們不可能與基督連結而成為他的身體。
        這表示,離開上帝的道與基督就沒有教會,也沒有上帝住在其間。無論外表如何興盛,無論教堂如何鉅大宏偉,無論人數如何成千上萬,只要沒有建立在上帝所啟示的新舊約話語之上,不以基督為基石,那些「教會」就不算教會,聖靈也不會住在其中。對基督徒而言,上帝的道是最重要的,記戴著上帝之道的聖經是無可取代的。
        今日教會的問題、危機、墮落與敗壞,就是:質疑聖經,好批評聖經,不信聖經是上帝的話,不服聖經的獨一權威,按著個人喜好隨意解經,以聖經為放縱自己肉體私慾的宗教藉口。因此,今日的教會墮落敗壞,四分五裂,東倒西歪,混亂無序,正因輕視聖經的權威、不敬畏與聽從上帝的話、以隨從今世風俗與世俗學問為樂為榮之故。
        然而,真正的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聖徒的國,是上帝的家,是建造在上帝清楚明白啟示的話語之上,是以基督為基石與頭,是「主的聖殿」,也就是「上帝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2:22)。一個真正的基督徒就是活在上帝國與上帝家裡的聖徒及上帝的兒女,地上任何權勢都無法真正綑綁、囚禁與傷害他們,因為基督的父上帝是他們的王、他們的父。

    
© Love Truth Life. All Rights Reserved
©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